民进党“去中国化”花样又翻新 连军舰都不放过

原标题:民进党的“去中国化”模式已经被更新。这一次连战舰都没有幸免!

自民进党上台以来,它不断推动各种“去中国化”的行为。任何与“中国”、“中国”或“大陆”相关的名称或符号都被民进党视为“眼中钉”,并希望迅速消失。三年多来,教育当局已经从教科书中抹去了“中国历史”的痕迹。“侨务委员会”在一份文件中将“华侨”一词改为“华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新任院长倡导“台湾故宫”.最近,民进党当局再次将目标对准台湾的军舰。

在最近立法机关召开的调查会议上,如何命名台湾军舰的问题再次引起关注。据岛内媒体报道,民进党代表询问台湾海军,包括批量生产的“沱江”级导弹巡逻艇和水陆两用码头运输船在内的几艘计划建造的新型船只是否已经开始命名。当局海军参谋长答复说,“沱江”级军舰将继续巡逻船只的传统,并以“江”命名。水陆两用码头运输船也将延续这一传统,并以“海洋名称”命名。此外,台湾当局国防部部长严德发表示,台湾海军舰艇今后将不再使用大陆地名,但会考虑将台湾的城镇列入命名类别。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海峡两岸的军舰命名规则都采用大中城市、英雄和着名山川的名称。

在中国大陆,人民海军于1978年首次发布《海军舰艇命名条例》,并于1986年修订。《条例》规定,巡洋舰以行政省(区)或短语命名。驱逐舰和护卫舰以大中城市命名,码头登陆舰和坦克登陆舰以“山脉”命名,步兵登陆舰以“河流”命名,等等。

在台湾,根据1946年国民党当局制定的《海军舰艇命名原则》条例,台湾的海军巡洋舰以省市命名,驱逐舰以人命名,潜艇以河流和湖泊命名,巡逻艇以县命名。目前,在台湾海军服役的一系列舰艇中,有6艘“康定”级舰艇,分别命名为康定、西宁、昆明、迪化、武昌和承德。“成功”级由八艘船组成,分别命名为成功号、郑和号、纪光号、岳飞号、子怡号、班超号、张谦号和田丹号。从名称上可以看出,台湾海军舰艇的名称带有浓厚的中国色彩。

巧合的是,近年来,台湾海峡两岸的军舰也以同一座城市命名。2017年2017年春节前夕,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艘7000吨052D导弹驱逐舰被命名为西宁号,与目前在台湾海军服役的“康定”级“西宁舰”同名。事实上,海峡两岸一直存在军舰同名的情况。除西宁外,在此之前还有“昆明”和“郑和”。

海峡两岸军舰的名字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双方是同一个氏族和血缘。然而,在民进党看来,所有连接两岸历史和感情的人和事都是眼中钉。民进党“致力于”破坏两岸关系,加剧两岸对抗,当然不能容忍使用大陆地名来命名军舰。在独立人士看来,海峡两岸船只的名称是“因使用中国地名造成的灾难”。

事实上,这不是民进党第一次挑战台湾军舰的命名规则。早在2005年陈水扁执政期间,在民进党和台湾统一党的运作下,立法机关就通过了一项配套决议,要求台湾海军舰艇今后以台湾人的名字和地名命名。从法律角度来看,这项补充决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当时在立法机关占多数席位的国民党并没有阻止补充决议的通过。

尽管台湾海军的命名没有法律效力和约束力,但它注定会被操纵和政治化。多年来,民主进步党的代表

民进党不仅不喜欢台湾海军自制的军舰,也不喜欢其购买的军舰。2016年,台湾海军从美国购买了两艘二手“佩里”级护卫舰,最初分别命名为“明川”和“冯佳”,以纪念台湾首任总督刘明川和台湾历史名人邱。但是,绿营的舆论代表认为,刘铭传和邱与大陆的历史文化“太过相关”,名字太“中国化”。

但是,有必要提醒无党派人士,与大陆“关系过于密切”的刘铭传和邱也与台湾关系非常密切。1884年,中法战争期间,刘铭传奉命监督台湾战争。他在淡水和基隆港赢得胜利,并于1885年成为台湾第一任总督。刘铭传在台湾任职期间,训练新军,修建铁路,开煤矿,改革邮政,发展航运,兴办教育,促进台湾贸易和现代工商业的发展,加强国防。邱出生于苗栗县。日本占领台湾后,他担任台湾义勇军领袖,积极组织反日活动,收复台湾。由此可见,民进党的许多言论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民进党执政以来,不断开展各种“台独”活动,甚至推出了一套充满“去中国化”和“台独”的新课程。但是,民进党应该明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的人、事、物也是相互关联的。这绝不是简单的“与大陆有关”或“与台湾有关”或其他非此即彼的关系。在此基础上,任何“去中国化”都不能分裂台湾海峡两岸的历史联系,也不能改变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