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总警司犯案潜逃,引起市民不满,直接催生香港最硬核执法机关

四十六年前的今天,一个执法机构成立了,使香港成为世界上最干净的地区之一。英国总警司携该罪行潜逃,引起公众不满,并直接催生了香港最严厉的核执法机构。

20世纪70年代以前,香港社会的腐败现象非常严重。手中握有职位和权力的公职人员利用专属的社会资源来充实自己。最腐败的人是香港侦探。腐败已经成为香港警探的一种生活方式,就像晚上睡觉、白天起床和刷牙一样。不仅侦探,而且当时处于紧急状态的消防队也扑灭了大火。火灾发生时,他们都伸出手来给钱。否则,即使是消防员也会呆在原地,看着大火吞噬一切。

香港公职人员的腐败和不作为引起了公众的强烈不满,也深深困扰了当时的香港总督麦理浩。长远来说,香港不会进入香港。随后,一个意想不到的事件迫使一个特殊的执法机构香港廉政公署诞生。该机构现在为人们所熟知,并使腐败官员因其恐惧而闻名。“”事件是由一个叫彼得戈贝尔的人引起的。彼得戈贝尔是英国人,1922年4月7日出生于伦敦。1946年,彼得戈贝尔成为英格兰黑斯廷斯县警察部队的一名警官。1952年8月,他成为皇家香港警察部队的见习副督察。1971年12月1日,彼得戈贝尔在担任总警司时,被调任九龙区副警长,是九龙区警察的第二高级主管。

1972年1月,彼得戈贝尔以妻子健康状况不佳和身体衰弱为由要求提前退休,最终被批准于1973年7月20日退休。然而,1973年4月,在彼得戈贝尔退休之前,警察局长收到了一份指控彼得戈贝尔腐败的报告,因此警察腐败起诉股开始调查彼得戈贝尔的财产。调查发现,从1952年8月10日至1973年5月30日,格伯的工资总额为891.9万港元,但他的财产总额为437万港元。

警察很快发现彼得戈贝尔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了430多万元的贿赂。彼得戈贝尔腐败的消息被媒体曝光后,香港市民非常愤怒。据媒体报道,在彼得戈贝尔任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贿赂近乎疯狂,平均每月超过3万元。20世纪70年代初,香港中部一套100平方米的公寓售价仅为2万港元左右。此案曝光后在香港社会造成的冲击是可以想象的。彼得戈贝尔的腐败已经成为铁案。一九七三年六月,警方要求他解释收入来源,并根据《防止贿赂条例》第17条第1款禁止他离开香港。

然而,一件令香港市民无法接受的怪事在公众的注视下发生了。1973年6月8日,33,354名涉嫌腐败的嫌疑人彼得戈贝尔携带警方文件进入机场禁区。他逃避出境检查,经新加坡乘飞机逃回英国隐居。彼得戈贝尔在调查期间成功逃离该国,引起了香港社会的极大愤慨。受不了腐败的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发起了大规模的“反腐败和彼得戈贝尔”游行。为了平息民愤,当时的总督麦理浩爵士委任资深副大法官白礼贤爵士成立调查委员会,彻底调查葛柏逃走的原因,并检讨当时的反贪污工作。

辖区也是英国的。他于1911年12月出生在苏格兰高地的鲍尔弗县。自1929年以来,他在爱丁堡大学主修法律,并于1935年以法律学士学位毕业。他加入了总部设在伦敦的马来亚橡胶种植园公司戈斯利,后来在1937年2月搬到了马来西亚联邦的吉隆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加入了吉隆坡的马来联邦志愿部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白利曲作为中校在英国临时军事政府中担任一级司法顾问,帮助改组地方司法机构,主持马六甲和

作为香港警方的一员,百里渠对香港警察系统存在的问题非常清楚,对贾布尔案的相关情况也有了更好的了解。不久,为了侦破此案,他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在报告中,百里渠反复强调,库珀一案早在两年前就已立案,但长期以来进展甚微。主要原因是反贪局隶属于警察部门,不能独立调查和处理案件。在他的报告中,百里渠还详细分析了警察部门正在设立的反腐败部门的缺点,并建议设立一个独立的反腐败机构,以执行更严格的反腐败法律。

Bailey Canal在他着名的《Bailey Canal Report》中指出,“除非香港警务处的反贪污部门能够与警方分开,否则公众永远不会相信政府真的想打击贪污。”该报告获得了麦理浩的批准。在他的推动下,立法会议于1974年2月15日通过了第《香港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条例》号法案,宣布成立一个“独立的反腐败组织,该组织与包括警察在内的任何政府部门没有任何关系”。该委员会原名为「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辖下的廉政公署」,现改名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廉政公署」。

廉政公署成立后的第一个案件是调查彼得戈贝尔的贪污和潜逃。在英国警方的帮助下,格柏于同年4月29日被捕,并于1975年1月7日被ICAC警方引渡回港受审。他最终被绳之以法。法院认定他犯有共谋贿赂罪,判处他4年监禁,并没收了2.5万港元贿赂。

在廉政公署成立之前,香港是一个贪污盛行的社会。自廉政公署成立以来,香港的反腐败工作赢得了世界各地的广泛赞誉。廉政公署自成立以来,一直透过执法、预防和教育三管齐下的方法,打击贪污。它致力于维护香港的公平、正义、稳定和繁荣,赢得了香港政府和广大市民的广泛支持。

廉政公署成立后,香港人普遍认为“廉政公署是香港社会发展的基石”。正如廉政公署的宣传演说所说:“香港的优势在于有你和ICAC。”“你”是香港社会的每个人,“ICAC”是廉政公署的简称:“你的廉洁自律和积极参与反腐倡廉,加上廉政公署的“无畏、公正、无私”,构成了香港的竞争优势之一,即廉洁、高效、透明的政府运作机制和营商环境。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建立一个反腐败机构并不难。从制度的深层到具体操作,很难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可持续的反腐公信力。

因此,自廉政公署成立以来,短短数年间,香港已成为世界上最清洁的地方之一。到2010年,香港的经济自由度连续16年位居世界第一。据评选机构《华尔街日报》和美国传统基金会称,最重要的因素是香港的廉政。

(来自互联网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