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楚材慷慨激越的词作,江山王气空千劫,桃李春风又一年

  咏怀诗是古诗词中的一个重要题材,诗人通过对比沧桑的景物和现实的美好,寄寓深厚的情感,同时表达自己的思考与见解。刘禹锡就曾抒写西塞山怀古,“王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李商隐也抒发对隋宫的怀念,“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沧桑的过往令人难忘,美好的现实值得珍惜,诗人们立意高远,警示后人。元代的才子耶律楚材曾经游赏过坐落于燕京的七真洞,之后就写下了一首慷慨激越的词作。

  

  鹧鸪天

  元代:耶律楚材

  花界倾颓事已迁,浩歌遥望意茫然。江山王气空千劫,桃李春风又一年。

  横翠嶂,架寒烟,野花平碧怨啼鹃。不知何限人间梦,并触沉思到酒边。

  

  耶律楚材的先祖为辽东丹王耶律突欲,其父耶律履曾任金国的尚书右丞。耶律楚材曾在金国任要职,又在元太祖十年降蒙古。特殊的身世,让作者产生了深沉的沧桑之感和凝重的兴亡之慨。七真,是道教祖师茅盈等七人的合称;七真洞,为供奉七位道教祖师的道观。

  

  词人由金入元,虽得元朝重用,但身历两朝,心中自然不免有所隐痛。当他目睹花落春归,七真洞这个着名的道观倾圮时,便有感而发,写下了这首词。上片以佛比道,感朝代之兴替。“花界倾颓事已迁,浩歌遥望意茫然”,词人紧扣题目,先描写前七真洞的景况。

  七真道观已经倾塌颓败了,世事沧桑巨变,词人心中激荡着一股郁气,他浩歌遥望,却依然免不了意绪苍茫。花界是一座道教宫观,也是尘世中的众生躲避灾祸、追求解脱的一块圣土,当年曾经香火不断、信徒云集,如今连它也颓败崩塌,不禁令人惊诧。作者采用以小见大的方式,刻画了人世间的沧桑巨变。

  

  面对颓败的道观和大好的江山,作者陷入了困惑之中,“江山王气空千劫,桃李春风又一年。”王气,古人认为帝都上空有祥瑞之气;千劫,极言时间之长,此处指燕京作为都城历史的久远。江山历经千劫,朝代几经变迁,而新发的桃李在春风的吹拂下却又过了一年。“千劫、一年”形成鲜明的对照,表达了词人的困惑与惊愕。

  

  下片写荒凉满目,叹人事之无常,寄寓了词人对人生和历史的无限深思。作者暂时抛开惆怅和烦恼,描画自然美景。远山横亘,好似一道道翠屏;云岚悬浮,犹如一座座桥梁。碧绿的草原,点缀着艳丽的野花,杜鹃悲啼,诉说着心中的哀怨。词人托物寓意,抒发烦闷心情,山峦、原野,野花、啼鹃,都透露着词人悲凉的心境。

  

  最后两句将这种情感推向高潮,“不知何限人间梦,并触沉思到酒边。”耳闻目睹的这些事物,都如同梦幻一般无法理解和把握,只有借酒浇愁,暂时摆脱迷茫和无奈。词人似乎有些超然物外,但也暗示了其心中早已溢满了感慨。

  

  这首词通过移情于物,抒发了作者对世道变幻、人生无常的慨叹和思考,全词境界开阔,同时又不失婉柔。既有“江山王气”的雄浑,又有“桃李春风”的秀丽,这种豪健而兼婉秀的词境,正蕴涵着作者深重的沧桑之感和隐微的故国之思。

  年少时拥抱阳光,不知诗和远方;年轻时奋发向上,却像迷途的羔羊。及至明白事理,懂得脚踏实地,人世又如此无常。“江山王气空千劫,桃李春风又一年”,这是耶律楚材心中的慨叹,也是值得读者深思的警句。

达到当天最大量

澳门网上葡京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