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内务府的贪污情况:再精明的皇帝也算不过“大内管家”

内务府是管理皇帝私人事务的衙门,是清朝独有的。顺治皇帝进入紫禁城时,他为自己和紫禁城设立了13个总督府,由宦官领导。顺治康熙交替年间,13个衙门合并为一个内务府,逐渐形成了一个定制的政府称为“内务府衙门”,并设立了一个特别行政长官“内务府首席大臣”。一句话,一个皇帝从他出生到他从后代那里收到钱,都离不开内务办公室。因此,内务办公室极其复杂,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吃这种食物。渐渐地,它变成了一个官僚组织,可以与三个法院和法院的六个部门竞争。为了压制内务府,让它更好地为自己服务,清朝皇帝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制度。

从理论上讲,内务办公室的人很难从皇帝的口袋里掏出一便士,然后自己拿走。奇怪的是,压制内务机关的管理制度越来越严格,而内务机关的腐败却越来越严重。内务办公室的大大小小的官员都争先恐后地从皇帝的口袋里掏钱。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宫里的鸡蛋比民间的鸡蛋贵。道光太吝啬了,他不得不把一个铜板分成两半。当他看到龙袍上有个洞时,他必须修补。一天,道光在丝绸裤子的膝盖上发现了一个小洞,并要求内务办公室进行修补。维修完成后,道光问要多少钱,内务局回答说:3000两银子。道光听了这话几乎喘不过气来。补丁甚至比龙袍还贵!内务处解释说,皇帝的裤子是用花湖丝做的,为了找到一个匹配的图案,裁了几百块丝,所以很贵,平均补丁大约5两银子。道光咬紧牙关,牢记在心。

朝臣们不停地撕掉他们的官服,一件接一件地修补。却说见军师曹膝盖上打着补丁,急问曰:“外补破衣要多少钱?”曹看得一愣,周围的宦官们都不怀好意地盯着他。曹头皮发麻,只好出海说:“要三块钱。”那时,钱和银可以买一套完整的普通衣服。曹心想:这大概和内务府的太监给道光皇帝的“工钱”差不多。谁能想到道光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大声说道:“外面比皇宫里便宜。我需要五两银子做一个补丁。”曹立刻被吓呆了。谁想,道光继续问:“外面的鸡蛋多少钱?”曹连忙答道:“我从小就生病,不能吃鸡蛋,所以不知道鸡蛋的价格。”

光绪皇帝非常喜欢鸡蛋。当时,一个鸡蛋大约要三四个铜子,但内务局的收购价是三十两银子。有一次,光绪皇帝和他的老师翁同聊天,突然说:“这个鸡蛋虽然好吃,但是太贵了,翁老师,你买得起吗?”翁同听了曹的教训,急忙推开他说:“我家里举行祭祀时,我只吃一两个。平时我不敢买。”光绪一生都认为鸡蛋很贵,甚至政府官员也买不起。因此,他每年只吃鸡蛋就能“吃掉”数万两银子。

这是内务部向皇帝勒索钱财的第一步:低买高卖。皇帝住在深宫,不知道正常的市场情况。内务办公室从宫外以公平的价格购买(有时只是简单地抢夺)物资,然后以高价向皇帝报告。从表面上看,整个过程中没有违法甚至违法的地方,中间的差价成为经办人员的“灰色收入”。每年,皇帝和紫禁城的“诉讼费”达4500万两银子。

A窗帘

该法案被移交给内务部长办公室,部长拒绝了该法案,并让其更高。郭大胆地报了5000两,有几个刺绣工人抱怨他报得太多了。但是内政部长收到了议案,摇了摇头,亲自在他面前筹集了“2万英镑”。内务局为窗帘支付了25,000两银子。内政部长扣留了两,给了郭先生5000两。郭先生给了相关人员1000两。他自己拿了3000两,把剩下的1000两给了几个刺绣工人。一些刺绣工人很满意,这可能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收入。

官员们最期待实施“政绩工程”

内务府向皇帝收钱的第三种方式是从工程中收钱。内务办公室的官员们并不期待升职,但是皇帝开始了新的项目。无论是修建一个舞台,重铺一段道路,还是根据皇帝的命令修建一座寺庙,这都是内务官员们自己掏腰包的好机会。如果一个人能负责修复陵墓或宫殿的“好工作”,那么整个家庭的几代人就不必担心食物、衣服和住房。在清朝末期,紫禁城里建了一个竹棚。对于这样一个不是项目的“项目”,内政部花费了42,000银元。工程赚钱的诀窍可以说是最有学问的,结合了低价与高价销售、直接腐败等。

1874年初,同治皇帝正准备重建被英法联军烧毁的圆明园,但饱受内忧外患的朝廷一贫如洗,无力修复圆明园。这时,内务府报告说,一个名叫李的候补知府有办法“服务”30万元的木材紧急情况,请求授权购买木材,同治皇帝欣然同意。李赴港后,以“政令采购”为名,与一名法国商人签订合同,购买价值5万余元的木材,并规定要预付少量货款以解决对外贸易。李回京后,向内务机关谎报情况,购买了价值30万元的木材。虽然是“上菜”,内务处也给了李一些“硬通货”的折扣。

从内务处拿钱,李却不肯给钱给运货到天津的合法商人。法国人辞职了,联系了法国驻天津领事,在李鸿章的衙门里大吵大闹。事件发生后,公众舆论大为震惊。结果,李被撤职查办。李鸿章与恭亲王、淳亲王等贵族共同中止了圆明园工程。至于李所“放”走的木材,没有人会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