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正澄: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华中大院士,曾获100万奖金却捐给学生

最终,他不会后悔参加科学研究,也不会放弃学业。

"要做科学研究,一个人必须能够忍受孤独。如果一个人不能给外界一个“脉搏”,他必须“动摇”自己。这是一位名叫段的老人说的,他脸上经常挂着慈祥的笑容,但却是一个“机械狂人”。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为我国的机械教学和研究贡献了毕生的青春和汗水。

经过60多年的科学研究,他将自己的青春留在了广阔的机械王国。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个国家处于建设和发展的热潮中。对机械设备和相关项目的需求极其巨大。段充满了报国情怀,成为华中科技大学的第一个大学生,也就是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

1957年,段从机械系毕业后留在华中理工大学任教。由于对机械的痴迷和对祖国的热爱,他在母校呆了67年。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头发变白了。这个年轻英俊的年轻人也变成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他克服一切困难、努力学习的精神,以及他永不褪色的童心。

段院士回忆起自己在华中理工大学初期建设的艰苦岁月,不禁感慨:“我经常早上种树,下午在工地上做苦力,正是因为我亲自参与,我才有了一种特殊的荣誉感,愿意为学校的发展壮大尽自己的一份力。”

据说华中科技大学二楼和三楼的两栋楼里有一些老人挑选的砖块。也是因为对母校的感情,机械系毕业的段选择留在学校教书。他开始是一名助教,后来逐渐成为讲师、教研室主任和教授。

几十年来,我从三英尺高的平台上释放了我的能量和时间。那个当时无知而无知的年轻人已经成长为母校机械教育的中流砥柱。

通过团队合作,共同进行科学研究,创造辉煌的成就。

2009年,70多岁的段正式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的相关报道相继问世。中国人民再次加深了对这位机械领域顶尖专家的理解。段院士在他几十年的科研生涯中获得了无数奖项。谈到自己的成功经验,段老总是把团队合作视为成功的首要因素。他说:“好的科学研究成果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

在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和段老的研究团队中,“明星文化”是他们的品牌名称。所谓的“明星文化”是英语中不断自我完善、团结协作、快速反应和认真工作的缩写。“大家为我,我为大家”的优良科研氛围,已成为段和他的科研团队不断进取的制胜法宝。

尽管荣誉满员,段院士依然怀有他最初的教书育人之心。当他获得湖北省科学技术杰出贡献奖时,他直接将税后100万元的奖金全部捐给了资助大学生。我不得不说,段院士是一位真正优秀的德才兼备的科研工作者。

段院士通过60多年的奉献和研究,为中国自动化和数字处理技术及工程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他的指导下,年轻一代也将实现他们的青春,繁荣我们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