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成长,就是不断破局

Author:Singularity Not Odd

Source:Singularity Not Odd(ID:Zenglin 776)

生活中有些不可解决的事情

不管你怎么努力,你都无法解决

什么叫做不可解决的事情?

是那些让你陷入死亡循环而无法自拔的东西。

你想找时间学习,提高自己的能力,摆脱忙碌的状态,但你发现自己太忙了,根本无法学习。

你想通过创业获得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但是没有第一桶金你就无法创业。

你想进入一个房间,但钥匙在房间里。你必须先进去拿钥匙。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其中有两个例子,最典型的是。穷人会越来越穷,忙碌的人会越来越忙。

你可能会反驳,因为许多人已经从贫穷升级为富有。我不否认这一点。确实有很多人,但我指的不是从个人角度看问题,而是从国家或全球角度看问题。

《稀缺》的两位作者专注于贫穷和忙碌。他们做过这样的研究。如果他们给穷人补贴,会发生什么?这项研究的结果是,穷人不会考虑保险、投资或学习,只会购买更多的日常必需品。

这是为什么?因为短缺。

你越缺乏某样东西,你就越会关注它,陷入“稀缺”模式,看不到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你越穷,你就越会对生存做出决定,从长远来看,你越不会考虑赚钱,你就越穷。

你越忙,思考的时间就越少。你思考的时间越少,你就会越忙。

这是死亡的循环。这是一个接一个的游戏。这些游戏把你锁起来,你不能动。

那它应该如何被打破?答案是:破碎的思维。

只有打破现状,你才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所谓的局就是系统。打破游戏意味着打破现有的系统,进入一个更大的系统。

你不明白吗?举几个例子。

钥匙留在房间里,但如果你想进去,你可以打电话给开锁公司开门。

没有第一桶金你就不能开创事业吗?现在有这么多风险资本家,你可以找到投资。

太忙而不能学习?如果生活的压力不是太大,你可以在辞职后花时间提高自己。如果生活的压力太大,你也可以多关注那些在工作中比你更严厉的人,并向他们学习。工作本身就是学习。

最初只有钥匙和房间,现在有更多的开锁公司。

它过去只是创业和第一桶金,但现在有了更多的投资。

你有没有注意到原来的局已经扩大了?

展开游戏,这是一个破碎的游戏。

许多人实际上非常了解他们的处境,但是他们经常选择视而不见,把问题留在那里。

所以你必须问自己,你的目标是什么?

当我第一次大学毕业时,我听从父亲的话,用贷款买了一栋房子。尽管房价上涨很快,现在已经翻了一番。

但当时,我买下它后立即后悔了。

有些人会说你买到便宜货后卖得很好。这不是真的。你这么认为吗?那时,我刚刚大学毕业,工资低得可怜。而这份薪水反过来又要求我住在北京并偿还抵押贷款。有多难?

所以那时,我被困在一个死胡同里。买房是为了投资,升值后我可以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而,抵押贷款的压力让我不敢轻易选择。我被抵押贷款绑架了。

虽然我当时不知道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但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那就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必须想办法让自己摆脱困境。

适当的压力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会让你思考。

那时我做了两件事,其中之一就是换工作。我最初是一名技术员,但那不是我最喜欢的工作,所以我向公司申请内部工作变动,从事运营,从最基本的运营专家开始,成为运营经理,最后成为运营总监。

另一件事是学习。除了学习操作方面的专业知识,我还学习了产品、新媒体、管理等方面的知识。那是在20世纪60年代

这是一个我经历过的游戏和打破游戏的过程。虽然我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游戏,但当时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

有时候,当你在游戏中,你不一定会看到它。人们在生活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游戏,所以你应该准备好打破这种游戏。

那你怎么打破游戏?用古典教师的话说,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改革,另一种是革命。

什么是改革?改革意味着加入一个新的链条,并逐步进行变革。

当你发现自己处于一种情况并陷入一个消极的循环时,你需要找到方法来培养一个能打破这种情况的好习惯,比如学习,比如锻炼,等等。从这种情况下撕开一个洞,连接一个好习惯,并逐渐形成一个积极的循环。我刚刚借买房子的例子是改革的方法。我连接了两条新链条,一条是换工作,另一条是学习。

改革是相对温和的,因为变化不是很大,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要做到这一点是极其困难的,因为改革的初始阶段往往是反直觉的,而且有一个很大的陷阱。

你为什么会感到反意识?因为一开始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你已经很忙,需要花时间学习,这会让你更忙,而学习是一件长期的事情,要看效果,所以改革的初始阶段会变得越来越差,所以很多人干脆放弃,因为你看不到效果,结果又一次陷入死亡的循环。

跑步减肥就是这样的逻辑。我想减肥并制定一个跑步计划,但是跑了几天后,我发现完全无效,于是就停止了跑步。

这是改革的最大陷阱。时间段太短。你必须理解长期的概念,许多事情往往与短期感觉和长期利益相反,但你对短期感觉如此敏感,所以你不会坚持下去。

至于长期,我非常喜欢贝佐斯的管理观点:

所有只能产生短期利润的项目都不重要,不管他们现在挣多少钱;

能够产生长期现金流的项目很重要,不管现在损失了多少钱!

当你完成改革,谈论革命。

什么是革命?革命意味着踩刹车,或者直接叫停死亡循环。例如,如果你太忙而没有时间成长,那么干脆辞职,花时间专注于学习来提高你的能力。

但是很多人害怕这样做,因为当前的社会压力太大,这种做法的不确定性太大,如果没有效果呢?因此,做出这样的选择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们每个人都像一台高速运行的电脑。从童年开始,我们就被要求运行各种程序。我们不能停止上小学、中学、大学、工作等等。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停下来想写你自己的程序,但是你周围的所有计算机仍然在高速运行,甚至嘲笑你为什么不动,那么就把你远远甩在后面。

所以有时候你必须做出一些选择,即使你的心很确定,它仍然会很痛。

但好消息是你还年轻。所以,当你还有热情和勇气的时候,用最少的代价去碰壁吧。

许多人日复一日地重复它,但是想象一个不同的未来。这太荒谬了。

成长是痛苦的,但不成长更痛苦。

学习如何在提升的维度上思考

不要让你的努力付诸东流

你可以看到一些游戏,比如“死圈”游戏。但是你看不到一些游戏。我称之为“地震”游戏。

你可能想知道为什么选择了这么奇怪的名字?原因很简单,因为地震,建筑修复再好也没用。

《三体》中有一句话:摧毁你和你有什么关系?这句话说的是“地震”局,因为这种局,往往是最核心的部分被击中。

树根被毁坏了,树上所有的树干、树枝和树叶都无法正常生长。

例如,两个同学在2010年大学毕业,一个加入腾讯,另一个加入报社。他们会怎么样?

八年后,那个去腾讯的同学已经一年赚了一百万美元,街上的猎头都在找他。投资者也在挖掘他,只要他们开始自己的生意,就会给钱。去报社的同学失去了他所希望的整个行业,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

你应该听过这句谚语“从维度思考,从

这并不是说这两个人的能力有多么不同,也不是说他们追随的领导人有问题。核心问题是,这两个单位所依附的经济体,一个正在迅速崛起,另一个正在迅速崩溃。

湖滨大学的曾鸣教授提到了点、线和平面的概念。这个概念也被梁宁用在了她的产品思考课程《梁宁产品思维30讲》中,这是由APP提供的。

我将大致解释这个概念。它指的是系统级的依赖关系。想象一个长方体,看看情况是否如此。点必须附着到直线上,直线必须附着到曲面上,曲面必须附着到实体上。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在一家公司做得最好,而公司却破产了,就像诺基亚一样。

不管一家公司做得多好,整个行业都被颠覆了,比如功能手机。

如果一个行业做得好,它所依赖的经济就会衰退,比如一些欧洲国家。

这叫做,毁灭你,与你无关。世界正在加速变化。如果方向错了,再试一次也没用。

所以当我们做出选择时,我们不仅要关注点,还要看到点背后的线和面。当然,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推测的,而是要告诉你,你应该经常观察你的环境。

什么是悲惨的生活?

悲惨的生活是以正常的方式勤奋。

更悲惨的生活是你每天都在思考未来,但这一面实际上正在下沉。

最悲惨的生活是附属于它的经济也在衰退。

事实上,很多人在工作中不能很好的相处,不是因为你的专业能力不强,或者你不够努力,而是你的选择是错误的。

打破这种局面的根本方法是观察点、线、平面和身体的层次结构。你应该经常看看你的环境。

但是看看环境?这还不够。你至少要采取行动,但还有另一个大陷阱。事实上,很多人都能看到这个局。例如,你可以看到新兴的事物,如基于互联网的经济、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等,但你仍然无所事事。这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否发现有些人呆在一个没有未来的公司里,不辞职也不换工作。他们在没有爱的关系中留下来受苦,并且不会离开。

对方对助教好吗,你有什么承诺吗?不完全是。

但是另一方抓住了助教的恐惧,把助教绑死了,动弹不得。

助教担心他辞职后找不到好工作,担心他恐惧的生活会突然变得不安全,害怕得不到爱,害怕会被别人说出来.

人们越害怕,就越渴望确定和稳定。

这是这个游戏中最大的陷阱。恐惧会困住一个人的手脚,从而失去许多机会。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这种恐惧,而且经常发生。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种恐惧?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建议。这是供参考的。

当我做出自己的选择时,我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这样做的最坏结果是什么?我能接受最坏的结果吗?

每次我问完这个问题,我发现我的恐惧和最坏的结果并不相同。

恐惧,有时只是恐惧本身。只有直接面对恐惧,你才能控制自己的生活。

你的认知决定了你的生活。

不久前,我读了一本叫《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的书。这本书的开头指出:“世界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个叫做有限对策,另一个叫做无限对策。

有限的游戏旨在获胜并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的目的是继续游戏,玩边界。

读完整本书后,我最大的感受是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实际上可以相互转化,而这种转化的关键在于你的认知和你对边界的看法。

边界至少可以分为两种边界,一种叫做时间边界,另一种叫做空间边界。

所以回头看,局的边界决定了局的大小,“死圈”局对应于时间边界,“地震”局对应于空间边界。这两个边界的本质是认知边界。

两种游戏本质上都是认知游戏。

所以大师和普通人的区别在于大师能看到问题,能看到事物的背景,发现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关系,能理解事物背后的真实规律,能看到事物背后的等级制度。

美国有一部名为《楚门的世界》的电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名叫克里斯托弗的导演创作了一部纪录片肥皂剧,它在全国非常受欢迎。这部戏剧一天24小时播出一个叫杜鲁门的年轻人的一举一动,但最重要的是杜鲁门并不知道。

事实上,杜鲁门从小就被送到一个叫桃园岛的小镇。这个小镇是导演的“工作室”。里面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杜鲁门在这个小镇慢慢长大。然而,这个小镇上的所有其他人,包括杜鲁门的父母、妻子、同事等。都是这出戏的演员。换句话说,他们在和杜鲁门玩现实生活中的游戏,但是杜鲁门自己并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控。这个小镇布满了无数的照相机。

杜鲁门逐渐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想离开桃园岛。经过种种困难,他终于突破了导演控制的局面,逃离了虚拟世界。

桃园岛是由导演为杜鲁门设立的,但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问自己,在我们自己看来,你既是导演又是杜鲁门吗?

所有的限制都是自我限制。

什么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随时随地选择的权利。

美国总统罗斯福曾经不幸让他的家人被盗。一个朋友写信安慰他,但他这样回复了:“我应该感谢小偷。首先,小偷只偷了我的东西,没有伤害我。第二,小偷只偷了我的一些东西,不是全部。第三,最幸运的是他是小偷,不是我。”

记得《肖申克的救赎》中的经典台词:“你知道有些鸟儿是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它们太聪明了”

有些鸟儿永远不会被关在笼子里,因为它们的每一只翅膀都覆盖着自由的光辉。

安迪被困在监狱里。在极端情况下,他花了20年才打破这个游戏。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限制你,除非你同意。

总有一些人注定要生活到极限,并且想一生都触及自己能力的极限。

对他们来说,他们每天都忙于自己的生活,在生活中不断突破。

参考文献:

1,《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作者:詹姆斯卡斯

2,《系统之美》,丹尼拉梅多斯

3,《第五项修炼》,彼得塞奇

4,《系统思考》,丹尼斯舍伍德

5,《智能商业》,曾鸣

6,《稀缺》,作者:德科尔穆纳坦/埃尔谢菲尔

7和《跃迁》,作者:古典

8和《梁宁-产品思维30讲》

已获APP,作者: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