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鲁:要考虑企业倒闭、失业发生的可能,研究缓冲措施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正在让许多中小企业体验到生存的体验和考验。

新年伊始,新一轮皇冠肺炎疫情爆发,强化防控工作全面启动。除了疫情之外,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增加了新的挑战,特别是在餐饮、酒店、旅游和实体零售方面。他们目前的经营状况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明确要求有效维护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在加强疫情防控的同时,要努力保持生产生活稳定有序。

结果,一场经济“反流行病”战争开始了。《新京报》聚焦疫情对经济运行的影响和影响,邀请了来自社会各界的顶尖学者和资深人士,为疫情中的中国经济提供建议和意见,以促进市场复苏和经济发展。今天,我们启动了第四阶段的“人人咨询”:王小路:我们应该考虑企业倒闭和失业的可能性,并研究缓冲措施。

王小路的观点:

1。现在,让我们抛开保护增长的固有目标,集中精力做一件事:解决普通人和企业在紧急情况下面临的最大困难,帮助他们缓解困难,度过难关。

2。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救济政策,而不是刺激政策。大规模放水、大规模投资和刺激经济增长将偏离解决困难的目标,无法解决当前的问题。

3。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我认为我们都不能采取简单的放水、刺激和扩张政策。我们应该有针对性地缓解老百姓和企业面临的问题。紧急情况,是第一位的。

4。地方政府对企业面临的问题有了更好的理解,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更加务实。政策应该更加宽松,让地方政府有更多的自由根据当地情况解决问题。那些不务实、无所作为的人应该被追究责任,但对老百姓的评价应该是第一标准。

被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仍在继续。如何减轻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最近,一些地方政府“接力”推出中小企业渡过难关的措施,学术界也掀起了热烈的讨论。

"现在我们不得不把我们头脑中固有的保持增长等目标放在一边。首先,我们应该做一件事:在紧急情况下,我们应该解决普通人和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帮助他们减轻困难,度过难关。”经济学家、国家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路表示,当企业面临生产和市场冲击以及现金流问题时,可能有必要根据当地情况和企业情况,暂时增加短期流动性贷款,减轻利息负担并延长贷款期限。然而,重要的是不要洪水泛滥,也不要认为货币宽松可以解决问题。我们应该对增加中长期贷款保持谨慎,不要通过放水来鼓励投资。扩大中长期贷款实际上是对投资的刺激和刺激政策。现在需要的是一项救济政策,而不是刺激政策,否则它将对未来的经济发展产生更严重的影响。关键是要尽快控制疫情,让人们恢复正常生活、正常收入和消费,恢复市场活力。

王小路认为,在财政政策方面,企业应该减轻负担,比如暂时减少或返还一定比例的社会保障费用,并考虑哪些税费可以暂时减少。社会保障支付负担过重的问题需要用有效的措施来解决。我们可以考虑扩大国有资本补充社会保障基金的规模。此外,我们应该考虑未来企业倒闭和失业扩大的风险,并研究减轻影响的紧急措施。

想办法让企业度过难关

这需要政府工作的转变。政府的首要工作是为社会、居民和企业服务。因此,各级地方政府需要保持低调,放低身段为基层服务。它不是把向上看、为上级服务、完成上级的任务作为第一成就。例如,苏州最近出台了10项支持中小企业的政策,以解决企业面临的最紧迫的困难。这是政府的中心工作,也是日常工作。为防止恐慌和冲击,银行不应盲目撤资、切断贷款和压贷,继续向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支持。我们应该帮助那些能够生存和度过难关的企业,而不是所有的企业。一些企业管理不善,无法自我维持。一些企业骗取贷款来投机股票和房地产。如果他们再次帮助,他们将成为坏账。此外,应该减税和收费。

这些临时措施旨在解决政府企业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如果这些事情做好了,企业经营、居民收入、消费和经济增长等问题都会相应改善。

现在需要的是救济政策,而不是刺激政策。

新京报:随着防疫工作的深入,中央银行、财政部等部门以及苏州等地方政府都出台了相应的经济应对措施。在后续的经济政策中,应该把握哪些重点,避免哪些问题?

王小路:面对问题,我们需要解决它们。但是如果我们盲目地从事刺激,问题将会非常严重。流动性的释放不应“泛滥”,而应根据具体问题进行分析。例如,现在休假的工人不能上班,生产不能正常恢复,但工资、租金和银行利息仍需支付。在企业资金周转不灵的情况下,增加短期流动性可能是必要的,但要谨慎增加中长期贷款。

扩大中长期贷款实际上是扩大资本投资和刺激投资,这是一项刺激政策。现在需要的是救济政策,而不是刺激政策。大规模放水、大规模投资和刺激经济增长将偏离解决困难的目标,无法解决当前的问题。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中国的杠杆率显示出稳定的迹象。M2的增长下降了,这是一件好事。现在,如果洪水泛滥,所有以前的工作将被浪费,债务负担将变得更重,杠杆率将变得越来越高,这将挖一个洞,为未来的增长设置障碍。

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我认为我们都不能采取简单的放水、刺激和扩张政策,也就是说,我们应该缓解普通人和企业面临的问题。紧急情况,是第一位的。

考虑企业倒闭和失业扩大可能带来的问题,研究应急对策

新京报:有研究人员建议,为了避免挤压民生,稳定增长支出,有必要将财政赤字率提高到3%。你怎么想呢?

王小路:这在短期内是不可避免的。为了应对这一流行病,政府将不得不花钱,医院治疗、社区保护和其他方面的支出将非常大。但是,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财政收入会下降,赤字又怎能不扩大呢?这不是一个是否扩大的问题,也不是赤字将扩大多少的问题。关键是钱用得更合理。

如果我们谈论财政政策,政府现在要做的关键是减轻企业负担,而不是扩大政府投资。尤其是当企业面临重大困难时,如何减轻那些对企业压力最大的项目的负担。例如,社会保障缴款的比例相对较高,这对企业来说压力很大。我还看到一些政策提到,困难企业可以减轻缴费负担,返还一定比例的社会保障费,这是合理的,包括考虑哪些税费可以暂时减免。更多需要考虑的是进一步降低企业社会保障缴费率,在

王小路:关注未来企业倒闭和失业扩大的可能性,解决这些失业人员的困难是非常重要的。那些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人可以获得失业救济金,但是那些没有的人呢?过去,统计局一直在调查移徙工人的情况。近年来,社会保障覆盖的农民工状况并未得到缓解。在2亿多农民工中,根据此前公布的数据,农民工的几大保险覆盖面为10%-30%,这一数字在过去两年可能有所增加,但大多数人没有被纳入的基本情况肯定依然存在。

未投保的农民工找不到工作,许多人可能会觉得生活艰难。其次,城市和农村有不同的渠道来做社会救济。如果农民工返回农村,他们的生活得不到保障,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能否覆盖他们,或者临时救济措施能否覆盖他们?如果你不回去,但是你很长时间都找不到工作,这可能是个难题。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需要紧急救援,“为救援而工作”可以被认为是做一些必要的政府项目。但这不是一项大规模投资。

需要立即考虑这些情况并研究对策。此外,当地的情况因地而异。当地政府有必要根据当地情况采取适当的措施。中央政府将给予基本指导,地方政府将做具体的事情。地方政府对企业面临的问题有了更好的理解,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更加务实。政策应该更加宽松,让地方政府有更多的自由根据当地情况解决问题。那些不务实、无所作为的人应该被追究责任,但对老百姓的评价应该是第一标准。

地方政府对企业面临的问题有了更好的认识,需要地方政府做更多的工作,需要充分发挥地方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情况因地而异。所有在前线的人都会有各种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关键是给出正确的方向。苏州的政策表明,市政府正在考虑企业面临的问题,并帮助解决这些问题。然而,我们必须因地制宜,避免到处使用一种模式。

还有企业、社会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一起想办法。目前,许多企业、非政府组织和普通公民正在进行捐赠、公益和志愿支持。如何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社会有这种能力、资源和潜力。我们需要一个开放和透明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每个人都可以想办法,提出想法,提供意见和交流信息。

新京报记者编辑李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