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男子将执行登月任务,从上万名申请者中脱颖而出,还是个学霸

作者:约翰尼金不仅实现了成为海军海豹突击队、哈佛医生的梦想,还在他暗淡的青少年时期成为了一名宇航员。(路透社/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他在18岁时失去了父亲,高中成绩优异,但没有朋友。面对这样的高中生活,他想服务并进入“海豹突击队”。当他告诉他的母亲他想参军时,他看到了她含泪的眼睛,劝他不要走这条路。

根据《商业内幕》和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新闻,36岁的朝鲜裔美国人乔尼金将成为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宇航员,执行代号为“阿尔西米斯”的登月任务。约翰尼金已经从名申请者中脱颖而出,并将成为2024年第一批重返月球的宇航员之一。

成为宇航员需要努力工作,这是许多人的梦想,也让宇航员成为许多人的偶像,尤其是青少年。

然而,艰苦的生活总是值得尊敬的。约翰尼金不仅是一名宇航员,他还有一份更传奇的简历。约翰尼金不仅接受了海豹突击队队员的特殊训练,还两次去了战区。他后来成为哈佛大学的一名医生,现在已经成为美国宇航局认证的宇航员。

作为一个普通的第二代韩国移民,他的生活不应该如此传奇。他的父亲在韩国贫困的农村地区出生和长大,从未接受过中学以上的正规教育。20世纪80年代,约翰尼金的父母移民到美国。像许多在加利福尼亚的韩国移民一样,约翰尼金的父母也选择在洛杉矶中南部定居,开了一家商店谋生。

在约翰尼金的眼里,他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勤劳的移民。由于学历低,他只能通过努力工作来弥补受教育的不足。在他的记忆中,他的父亲总是一周工作六天。这位勤劳的母亲在抚养他和弟弟的同时,还在当地一所小学担任代课老师。

贫穷的家庭环境造就了约翰尼金胆怯害羞的性格。在他看来,高中生活对外国美国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实验。然而,他非常不习惯这样的社交活动。在其他人看来,高中午餐时间是一天中最好的时间,他可以和朋友讨论感兴趣的话题。虽然他很聪明,学习也很出色,但在传统意义上他是个好学生。

但是对于不善于交际的人来说,午餐时间无疑是一天中最糟糕的时刻之一。他最不希望别人看到的是没有人和他一起吃午饭。因此,他总是在走廊里漫无目的地闲逛,在进入餐厅之前等着别人吃饭。他当时认为,仅仅从社会角度来看,他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自从他的父亲在18岁时因病去世后,他缺乏自信、害怕交朋友、害怕与他人交谈以及害怕建立人际关系变得更加明显。那时候,不谈别人,就连他也没想到自己的未来会发展。

当约翰尼金从圣莫尼卡高中毕业时,他表现很好。对其他人来说,毕业后去一所好大学似乎是很自然的。但是只有他知道他不打算这样做,所以没有大学申请。不知何故,他有一种预感,对他来说还有一个更好的地方,那就是参军和锻炼。他想去的不是陆军,而是着名的海军海豹突击队。

他想通过严格的部队训练来克服缺乏自信和害怕建立人际关系的心理。当他高中毕业并告诉他的母亲他想参军时,这位想让儿子进入一所好大学的母亲非常困惑。她哭着问:“你真聪明,为什么要这么做?”

然而,尽管约翰尼金下定决心,他的母亲仍然拒绝放弃。当送他去军营报到时,她仍然催促他回去。“还不算太晚。你可以回家,我们可以一起经营家族企业。”看到母亲恳求的表情,他的脑海里闪过回家的念头,但那是转瞬即逝的。他最后告诉他的母亲,“我必须这样做”。

最后,他成功通过了海豹突击队队员的严格选拔测试和高强度训练。在服役期间,他被派往中东两次。他先后担任战地军医、狙击手和导航员。他参加了100多次战斗任务,目睹了太多战友在战斗中死亡或重伤。从部队退役后,对那场战斗挥之不去的记忆促使他学医。他说:“我已经向许多为减轻痛苦而牺牲的同志们作出了承诺。如果他们还活着,他们会取得更大的成功

后来,他进入圣地亚哥大学学习,并成功获得数学学士学位。他继续在世界顶尖的哈佛医学院学习,并在那里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以住院医生的身份来到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经过一年的实习,他去了美国宇航局接受宇航员培训,并成功通过了考试。

同时,他的爱情事业取得了双重收获。现在,他已经成为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家庭,似乎达到了人生的巅峰,但他仍然保持低调。他说他做过许多亚洲人从未做过的事情。当他在海豹突击队时,他的同志中很少有亚裔美国人。为了打破白人对亚洲人的刻板印象,他感受到了内心的压力他想尽最大努力确保自己成为一个好榜样。

美国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周五在美国宇航局的毕业典礼上看到他辉煌的成就后开玩笑说:“我简直‘糟透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在生活中做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