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审美观念表达的音乐“三境”

作者:通化师范大学王冰

古诗词、音乐、舞蹈三位一体。它们不仅分享人类的自然情感,而且成为天地人与上帝交流的精神媒介。“音乐”与“仪式”相融合,成为中国政治文化的核心因素。在儒家思想的源头,音乐是多重理想的载体。它是上帝的“快乐,天地之和”;它也是权力,“不是皇帝,不是音乐”;“改变习俗,不擅长音乐”也是道德的王长龄的《诗格》诗有三个条件:身体条件、情境和意境。音乐作为一种审美观念的表达,在春风和现代国民教育的雨中有个人情感表达、精神启蒙和精神熏陶三个领域。家庭、学校和社会已成为不同时期音乐审美教育的主要领域。

幸福:用家庭教育启迪情感表达

家庭教育是终身教育,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基础。音乐是学前儿童对自然的表达。它也是了解外部世界和表达自我情感的基础。因此,家庭音乐教育应该顺应潮流,以启发儿童的情感表达为主要目标。

当父母教育孩子家庭音乐时,他们必须树立“宽容、宽容、宽广”的多元文化观,接受来自中国和西方的不同形式的音乐。孩子们可以自由选择。目前,家长通常让孩子学习钢琴、小提琴等西方乐器,这反映了中国家庭教育对传统音乐和仪式音乐文化的失语。从深层来看,传统礼乐的审美价值至少缺乏自信和自觉。事实上,西方音乐是在民国时期由有识之士传入中国的。其初衷是在中西音乐比较的过程中寻找一种更开放的传播和继承传统音乐的方式。不幸的是,当今中国的音乐审美大多是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基于西方标准,教育原则和途径多年来一直遵循西方的道路和模式。从长远来看,它不利于传达中华民族独特的情感兴趣和东方美感,也不符合增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目标。因此,家长应该首先对中国传统音乐文化进行自我教育,在自己的学习和实践过程中,启发孩子的情感表达,逐步引导孩子正确理解和热爱传统音乐文化的美。

幸福的两个境界:通过学校教育培养精神美德

学校教育是个人成长过程中的主要教育形式,有明确的方向、阶段和目标。简而言之,幼儿音乐倾向于培养美感,中小学音乐侧重于培养心理理解,大学音乐侧重于教育人生的道德价值观。

儿童接触的音乐类型和风格将直接影响他们在未来成长中建立固定音乐审美和仪式音乐表达的倾向。因此,在儿童音乐教育中,教师必须根据儿童的特点选择音乐思维简单清晰、旋律感明显的音乐作品,培养儿童感受音乐美的能力。音乐教材的选择应注重古典童谣,以避免儿童过度接触成人流行歌曲和舞曲。中小学音乐教育是幼儿确立音乐审美倾向的重要时期。此时,应关注成长“转型”的启蒙需求,发挥音乐教育的导向和学科功能,采用美育、智育和德育相结合的教学模式。在实际教学过程中,教师应该有目的地选择更多体现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之美的音乐作品和在西方作曲技法影响下创作的现代音乐作品。在对学生进行美育和智育的同时,应加强德育功能,引导学生正确理解中国的音乐传统和音乐审美观,培养学生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奠定基础

“兴石喻、李立宇、程昱乐”,儒家认为音乐已经完成了个人修养和人格的终极培养。音乐社会教育融合社会性、民族性和终身性,实现个体世界礼仪和音乐文化的完善,反映社会发展的时代脉搏。近代以来,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社会音乐教育利用其特殊的艺术魅力,为倡导新观念、新道德、培养新人格提供了巨大的社会传播和宣传帮助。

只要人们在生活中接触到的音乐现象符合他们自己的音乐美学,他们就会有意识地对其发挥审美和仪式功能。当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有相似的音乐审美时,这种音乐现象就会迅速传播,成为流行音乐的一种适时趋势。另一方面,当生活中遇到的音乐现象不同于自己现有的音乐美学时,人们通常会有意识地避免这种音乐现象。这时,在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有相似的音乐美学的前提下,上述音乐现象会越来越边缘化,有的甚至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近年来,国家特别重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音乐文化的抢救和保护。然而,由于各种原因,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要么被过度包装,失去了原来的形式,要么变得“独特”,保留在数字数据库中。最根本的原因之一是中国音乐美学逐渐脱离传统音乐文化。要扭转这种局面,必须走德育与美育并举的道路,充分发挥社会音乐教育的功能,从思想层面纠正对民族传统音乐文化的缺失崇敬和热爱。幸运的是,在一些大学、中小学和社会文化场所,传统音乐和戏剧文化正在复苏。当然,这不是中国音乐美学在现代社会中的狭隘变化,而是对它的丰富和重构,使人们在体验传统音乐“礼乐之美”的同时,能够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真谛。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