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人过中秋节吃什么?

一个梦想在红色建筑2019.9.9我要分享

《红楼梦》在第七十五集中,我写道,在8月15日的中秋节中,每个房间都必须纪念佳木必须吃的东西。

但是贾妈妈不喜欢它,而且送出的食物是陈旧的规定,最好粉碎它,因为这不是“以前的时间”。

然后,将红米粥吃了半碗,然后将其送至冯格,将一碗鸡骨髓笋和一盘腌制的果子狸送给两个孩子,以及另一碗肉被送给了兰小子。

只有王太太说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今天吃得快,没有其他东西了,那些面筋,豆腐,老太太不喜欢吃,只捡了同样的胡椒粉和油酱。”/P>

这是要佳木微笑:“这是正确的,我想吃这个。”

所谓的胡椒和油酱是用韭菜切碎,再用生姜和蒜末腌制的小菜。但是看到这一点,却让深陷红色建筑的人们不知所措。

因为之前的茄子牡蛎都是同样的腌菜,“把捡来的茄子剥皮,只要把肉切成块,用鸡肉炸,然后鸡肉和肉,还有新的竹笋、蘑菇、五香干炒、各色干果,切成丁,用鸡汤、香油烘干,混入劣质油,密封在瓷瓶中,食用时取出,油炸后的鸡籽混在一起。”

这辣椒和油料酱料不丰富,米饭也不对。这是下一个人的白茎米。然后,等着吃饭的锄头立刻被贾母斥责:“你怎么晕过去的?”把这顿饭给你奶奶。”

嘿,他正忙着在球场上打球:“现在你可以做一顶帽子了,再多一点就不行了。”

比较这两种泡菜出现在书中的时间,再加上荣宁二福的经历,真的让人觉得这种辣椒蚝油配白梗米的味道真的很持久。

所以说酱菜是最让人觉得意味悠长的食物,其掌握人心人口的威力徘徊于两个极端,即是:大富时会觉得酱菜美味,极贫时也会觉得酱菜美味。

只有中间那一段的食客,或拮据些或铺张些,胃口和脑筋都奔着大鱼大肉上去了,顶多也就是边吃边考虑自己的健康,断不能品味出酱菜这一种食品的可贵来,更别提酱菜中的奢侈。

作为能尝得酱菜真味的另一方,有范仲淹为例,范仲淹少年时贫极,每天以酱菜和冷粥果腹,但却写出了《齑赋》这样奇妙的篇章:

“陶家瓮内,腌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角、徵。”

酱菜的原料虽是廉价的时蔬,其调料也不过是普通的油盐酱醋,但却能变幻出百种颜色,演化成百种音律。

那是贫而爱食者赏自己的奢侈,看着酱菜在白粥上云烟般散开,心里想的却是嚼得菜根,百事可做。

而对于吃这一桩事来说,也是吃得酱菜,百味可尝了。恐怕等到成了人上人,燕窝鲍鱼一轮过后,能够让自己觉得滋味无穷的,那还要算是酱菜。

年轻人同样是很难懂得酱菜的,这就仿佛年轻人读红楼梦,只把它当作爱情故事看一般。

年轻人总会觉得酱菜闻之不够香,吞之不够饱,并且塞牙塞口的,并无新鲜多汁,完全是违背天地规律的腐朽之物。

有些老年人看着如此这般,便忧患起来,想要叫年轻人在吃肉吃鱼吃新鲜菜蔬牛奶的同时,不要忘了酱菜之本,其实这也不太必要。

酱菜的奢侈有如年轻的贵气一般,非身临其境者不能体验。年轻人,可以大嚼不放盐不拌酱的青草一盆,都好像吃了蜜似的笑容灿烂。

而等到他们垂垂老矣,嘴里淡出鸟来的时候,自会寻那些九转回肠的味道来,让自己开始真正奢侈一把。

收藏举报投诉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中写道,八月十五中秋节,各房都要另外孝敬贾母些吃的东西。

但送上来的贾母都不喜欢,并且嫌送菜一事是陈腐的老规矩,不如蠲了这一项,因为比不得“在先辐辏的时光”了。

于是把红稻米粥吃了半碗,送与凤哥儿,一碗鸡髓笋和一盘风腌果子狸送与颦儿宝玉二人,另一碗肉更是给了兰小子。

唯有王夫人说送来的是家常东西:“今日我吃斋,没有别的,那些面筋、豆腐,老太太又不甚爱吃,只拣了一样椒油莼齑酱来。”

这才讨得贾母笑道:“这样正好,正想这个吃。”

所谓的椒油莼齑酱,是将莼菜切碎,以姜末蒜末并辣椒油所腌制的小菜,也就是一道酱菜而已。但看到这一出,却让深陷红楼奇局中的人无不嘴馋心痒的。

比起之前同为酱菜的茄鲞,要“才摘下来的茄子把皮去了,只要净肉,切成碎丁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子一拌就是”。

这椒油莼齑酱算不得华丽丰盛,且配的饭也出了错,吃的是下人的白梗米饭,于是伺候添饭的丫头当即被贾母训斥:“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来给你奶奶。”

鸳鸯忙打圆场道:“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

对比这两道酱菜在书中出现的时间,配上荣宁二府的遭际,真让人也觉得这椒油莼齑酱配白梗米饭实在是滋味悠远。

所以说酱菜是最让人觉得意味悠长的食物,其掌握人心人口的威力徘徊于两个极端,即是:大富时会觉得酱菜美味,极贫时也会觉得酱菜美味。

只有中间那一段的食客,或拮据些或铺张些,胃口和脑筋都奔着大鱼大肉上去了,顶多也就是边吃边考虑自己的健康,断不能品味出酱菜这一种食品的可贵来,更别提酱菜中的奢侈。

作为能尝得酱菜真味的另一方,有范仲淹为例,范仲淹少年时贫极,每天以酱菜和冷粥果腹,但却写出了《齑赋》这样奇妙的篇章:

“陶家瓮内,腌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角、徵。”

酱菜的原料虽是廉价的时蔬,其调料也不过是普通的油盐酱醋,但却能变幻出百种颜色,演化成百种音律。

那是贫而爱食者赏自己的奢侈,看着酱菜在白粥上云烟般散开,心里想的却是嚼得菜根,百事可做。

而对于吃这一桩事来说,也是吃得酱菜,百味可尝了。恐怕等到成了人上人,燕窝鲍鱼一轮过后,能够让自己觉得滋味无穷的,那还要算是酱菜。

年轻人同样是很难懂得酱菜的,这就仿佛年轻人读红楼梦,只把它当作爱情故事看一般。

年轻人总会觉得酱菜闻之不够香,吞之不够饱,并且塞牙塞口的,并无新鲜多汁,完全是违背天地规律的腐朽之物。

有些老年人看着如此这般,便忧患起来,想要叫年轻人在吃肉吃鱼吃新鲜菜蔬牛奶的同时,不要忘了酱菜之本,其实这也不太必要。

酱菜的奢侈有如年轻的贵气一般,非身临其境者不能体验。年轻人,可以大嚼不放盐不拌酱的青草一盆,都好像吃了蜜似的笑容灿烂。

而等到他们垂垂老矣,嘴里淡出鸟来的时候,自会寻那些九转回肠的味道来,让自己开始真正奢侈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