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来在广州分享新作《云中记》:十年后回望汶川地震

阿莱在广州分享新作《云中记》:回顾十年后的汶川地震

文/图阳城学校记者黄周辉吴大海

记者陈亚庆

2019年4月,着名作家和茅盾文学奖得主阿莱出版了最新小说《云中记》。 7月27日,阿来将这一新作与中山大学中文系的谢友顺教授一同访问广州图书中心(天河店),与阳城读者一起探讨文学的生命和灵魂。

对于新作品《云中记》,啊,“我想用一首诗写一篇关于毁灭的故事,我希望这些话能够散发出人性的温暖。”

经过十年的酿造,我终于写下了以地震为主题的作品

2008年5月12日,阿莱坐在成都的家中写了一部小说《格萨尔王》。 “下午2点28分,世界开始震动。我抬头看到窗外的建筑物摇晃和吱吱作响。一些空隙喷出灰尘。我可能花了几秒钟判断,这些震颤和震动。结束,这是现实或控制我的想象力。最后,我确信振动不是来自故事,而是来自座位下方的地板,几乎落到我的地上。不是幻想世界的想象无法自拔,这是一场真正的地震。“阿莱回忆起当时的地震情况。

阿莱告诉记者,《云中记》的想法来自汶川地震,每年周年纪念日都会传出哨声。每当有灵感和冲动时,Alai仍然会按它来思考它的意义并测试它是否值得写作。直到汶川地震十周年下午两点,他再也无法抵抗那种内心的呼唤。他一生中第一次放下他正在写的小说并开始创作这部分《云中记》。

“我创造了一个新文件,开始写作,一个人,一个村庄。从一开始,我清楚地知道这个人将会消失,这个村庄即将消失。我将用一首诗来写一篇毁灭的故事我希望这些话能够散发出人性的温暖。让我赞美自己的生命,甚至死!“啊,他每天写三四千字,到2018年10月他写了《云中记》。 “在这一点上,我只知道埋伏十年的痛苦已经有些安慰。至少,在未来的生活中,我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重复灾难的记忆。”

用莫扎特《安魂曲》写作

《云中记》汶川地震发生后,四川300多人的藏族村庄遭受了100多人伤亡。根据地质调查,该村的坡度将在几年内滑坡。在政府的帮助下,整个村庄搬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然而,村里的牧师变得越来越不安。他总是为那些死去的人哀悼,最后决定回到原来的村庄去照顾在地震中遇难的亡灵.

云中村是小说故事发生的地方。这是一项成熟,庄严和庄严的工作。啊,当他写这部作品时,他总是陪着莫扎特《安魂曲》。在题词中,他还特别向莫扎特致敬。 “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回应着《安魂曲》庄严而悲伤的歌声。”

阿莱认为,如果没有形而上学的救赎或超越,那么这项工作的作用就是重新揭开那些人的悲伤,这涉及到通常的死亡待遇。“面对死亡,我们总是悲伤。泪流满面,悲伤时间,没有其他更美好的形式,也没有思考生命的意义。《安魂曲》让我认识一些更深刻,更具形而上学的东西,在哀悼死亡的同时实现死亡。美丽。“

新作“超越生死,追求灵魂”

与以前的作品相比,《云中记》的编写方式与过去不同,写作模式也不同。啊,《云中记》可以说是原型,因为村庄和人物之间必然有类似的经历,这本书确实是汶川地震的苦难同胞;但与此同时,可以说没有原型,因为我不想被原型束缚。如何定义这本书?阿莱被概括为“超越生死,追问灵魂”。

对于《云中记》,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友顺评论道:“有一个清晰准确的实证背景,有如此多的深情表演;如此浩瀚,如此微妙。一个村庄,一个人,一群亡灵,是一个世界。我在哀叹世界上没有伟大的小说。我说,《云中记》是一部伟大的中国小说。“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主编韩景群评论说:“这绝对是阿莱《尘埃落定》《空山》之后最重要的作品,它注定成为当代中国文学创作中最重要的作品。最近几年。一部作品。“

来源|羊城派

编辑|

22: 15

来源:阳城派

阿莱在广州分享新作《云中记》:回顾十年后的汶川地震

文/图阳城学校记者黄周辉吴大海

记者陈亚庆

2019年4月,着名作家和茅盾文学奖得主阿莱出版了最新小说《云中记》。 7月27日,阿来将这一新作与中山大学中文系的谢友顺教授一同访问广州图书中心(天河店),与阳城读者一起探讨文学的生命和灵魂。

对于新作品《云中记》,啊,“我想用一首诗写一篇关于毁灭的故事,我希望这些话能够散发出人性的温暖。”

经过十年的酿造,我终于写下了以地震为主题的作品

2008年5月12日,阿莱坐在成都的家中写了一部小说《格萨尔王》。 “下午2点28分,世界开始震动。我抬头看到窗外的建筑物摇晃和吱吱作响。一些空隙喷出灰尘。我可能花了几秒钟判断,这些震颤和震动。结束,这是现实或控制我的想象力。最后,我确信振动不是来自故事,而是来自座位下方的地板,几乎落到我的地上。不是幻想世界的想象无法自拔,这是一场真正的地震。“阿莱回忆起当时的地震情况。

阿莱告诉记者,《云中记》的想法来自汶川地震,每年周年纪念日都会传出哨声。每当有灵感和冲动时,Alai仍然会按它来思考它的意义并测试它是否值得写作。直到汶川地震十周年下午两点,他再也无法抵抗那种内心的呼唤。他一生中第一次放下他正在写的小说并开始创作这部分《云中记》。

“我创造了一个新文件,开始写作,一个人,一个村庄。从一开始,我清楚地知道这个人将会消失,这个村庄即将消失。我将用一首诗来写一篇毁灭的故事我希望这些话能够散发出人性的温暖。让我赞美自己的生命,甚至死!“啊,他每天写三四千字,到2018年10月他写了《云中记》。 “在这一点上,我只知道埋伏十年的痛苦已经有些安慰。至少,在未来的生活中,我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重复灾难的记忆。”

用莫扎特《安魂曲》写作

《云中记》汶川地震发生后,四川300多人的藏族村庄遭受了100多人伤亡。根据地质调查,该村的坡度将在几年内滑坡。在政府的帮助下,整个村庄搬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然而,村里的牧师变得越来越不安。他总是为那些死去的人哀悼,最后决定回到原来的村庄去照顾在地震中遇难的亡灵.

云中村是小说故事发生的地方。这是一项成熟,庄严和庄严的工作。啊,当他写这部作品时,他总是陪着莫扎特《安魂曲》。在题词中,他还特别向莫扎特致敬。 “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回应着《安魂曲》庄严而悲伤的歌声。”

阿莱认为,如果没有形而上学的救赎或超越,那么这项工作的作用就是重新揭开那些人的悲伤,这涉及到通常的死亡待遇。“面对死亡,我们总是悲伤。泪流满面,悲伤时间,没有其他更美好的形式,也没有思考生命的意义。《安魂曲》让我认识一些更深刻,更具形而上学的东西,在哀悼死亡的同时实现死亡。美丽。“

新作“超越生死,追求灵魂”

与以前的作品相比,《云中记》的编写方式与过去不同,写作模式也不同。啊,《云中记》可以说是原型,因为村庄和人物之间必然有类似的经历,这本书确实是汶川地震的苦难同胞;但与此同时,可以说没有原型,因为我不想被原型束缚。如何定义这本书?阿莱被概括为“超越生死,追问灵魂”。

对于《云中记》,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友顺评论道:“有一个清晰准确的实证背景,有如此多的深情表演;如此浩瀚,如此微妙。一个村庄,一个人,一群亡灵,是一个世界。我在哀叹世界上没有伟大的小说。我说,《云中记》是一部伟大的中国小说。“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主编韩景群评论说:“这绝对是阿莱《尘埃落定》《空山》之后最重要的作品,它注定成为当代中国文学创作中最重要的作品。最近几年。一部作品。“

来源|羊城派

编辑|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阿莱

莫扎特

汶川

谢友顺

地震

阅读()

投诉

http://operation.hexingy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