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记得清清楚楚,小狼狗被抱回来时,我已经睡下,本来对宠物没有十足的兴趣,我懒得再穿衣打扮去给它接风洗尘。隔天见到它时,我才想起,它已经成为我的家庭成员之一,再不理它,似乎有些失礼。我端了些狗粮,取了些水,边随意地扔着狗粮,边把旁边空着的盛水器斟满。是的,把水当成酒,就可以用“斟满”了,不是吗?我喜欢天马行空,不是吗?

小狼狗显然对我的不理不睬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仔细看,它确实还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足以引起你对它的垂爱。只是我的精力不在它身上而已。我喜欢写个小破文,我喜欢回答个问答,我甚至从元宵节开始,突然喜欢上和平台里钟爱对联的对友们对对子逗乐。等我把自己写累了的思绪抽回现实,强迫自己从书桌前站起,在屋里来回踱步休息时,突然才发现,小狼狗一直趴在我的椅子角边,用一种哀怨的目光看着我。我的动作似乎让它惊喜不小,因为我终于站起来,看了它一眼。

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它竟然咬了我,它竟然咬了我,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从头到尾,我一直视它为我的最爱,它淘气我忍了,它把我搞黑了,我也忍了,我知道,它也是因为怪我不理它,没有拿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它,我能和它计较吗?它不理我时,它不高兴,我也不高兴。况且,我已经习惯了它的陪伴。我是喜欢它的,这就足够了。

可是它竟然咬了我,手指钻心地疼,我心里的那点温暖顿时冻成了冰山。我开始伤心地哭泣,手上的疼竟然牵扯着心头之痛。我开始怀疑它之前对我的温存都是假装的,都是为了讨好我的,可是,它有必要吗?它蹲它的墙脚,我伏我的案桌,本来不相干的却玩成了知心朋友。为什么会风云突变,朝我下毒口呢?我越想越伤心,哭得几度哽咽,泪水打湿了枕巾。咦?是真的枕巾,真的泪水,枕边没有了我的小狼狗,我这是在做梦?

原来做了一个梦,梦醒时分,我的手指完好如初,可心里却多了一道伤痕,本来对宠物嫉恶如仇,这次更是嫉恶如仇。从此以后,我记住了,不可以和宠物为伍,它急了是会咬人的。尽管我很无辜,爱却不敢。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