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不垮的雷首山

九分山水怡

亩,这里一年种几粒谷物。从前,石阡县平地场镇的雷兽山村没有道路、电和水。

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为了摆脱贫困,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等待。贫困就像一座又一座山,压在雷兽山的群众肩上,非常痛苦。

你越想被压倒,就越不能被说服。余启亮带领群众挖山路,从事工业。水、电、道路和信息都畅通无阻。雷兽山不再是过去的样子了。看着石榴、烤烟和李子的肆意生长,以及山峰上的金银点,我似乎大声呼喊:雷兽山不能被碾碎!

余启亮是第一个发出这种吼声的人。从党员干部的后代到富有能干的人,再到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铁腕”人,每个人都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然而,他是一名“癌症秘书”。

他从父亲那里接受的使命是两代人的第一颗心。

再见到余启亮瘦多了,又湿又冷的天气让他感觉更糟。他仍然很早就来到村委会,安排“两碰一查”的精确扶贫工作。

有些人劝他多休息或回来工作,以避开早晨的大雾。他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他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才能摆脱我的父母。”

余启亮的父亲曾担任平地场乡党委书记,母亲长期担任村妇联主任。当时,草坪上最大的困难是干旱。余启亮说,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到山洞里找水。每当他找不到水的时候,他母亲的失望和不情愿就像溶洞里的钟乳石一样铭刻在他的脸上,清晰地描绘在他的心里。

那时,母亲和村干部经常去遥远的地方找水。那个地方的一些人说活人不能去一些山洞。母亲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毅然跟随其他带着镰刀的村干部。

余启亮很少提到他的父亲。他说见到父亲的机会很少,即使他偶尔回家,他也会在其他领域帮忙。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走到村子里去赶集。我的脚起泡了。我父亲上班时路过,没有坐公共汽车。自始至终,余启亮的父亲没有对孩子们说一句内疚的话。相反,他说得更多:你应该自愿入党,做一些有益的实事。

父亲的话一直影响着余启亮。虽然身患癌症,但他仍像一对无法压垮的铁棒一样,在雷兽的田野间奔跑,肩负着为雷兽人民脱贫的使命。

他口袋里的六种药是真诚的

熟悉的余启亮是一个“绝望的三郎”,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口袋里经常带多少药。

2016年春节,余启亮被诊断患有肺癌。医生警告他,他最多有两年时间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他的妻子李光群劝他出去,但余启亮拒绝了。当他从医院回来时,他还在参与村里的事务。当时,村里一半的道路还没有硬化,这个行业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余启亮带着村干部检查地形,找项目,想尽一切办法修复道路,跟进行业。群众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它,并把它留在心里。2016年第11届村两委换届选举时,大家都知道他得了癌症,19名党员仍然代表村里的意愿投票给余启亮。

2013年当选村委会主任时,余启亮在数百人面前承诺要确保水、电、路的“三通”。当选乡党委书记后,道路问题就像是一个心结,这让余启亮对茶和饭毫不在意。

余启亮日夜和村干部在马路上跳来跳去。有争议的地方,于启亮第一次出现在现场,需要协调的地方,于启亮骑着摩托车向村子跑去。

在此期间,余启亮几乎没有好好休息。他的脑海里总是想着加固通往每个家庭的道路

道路是每个人致富的希望。余启亮2000年被平地场镇供销社解雇后,先后做了养猪生意。2010年,他率先建立了牛羊农场。牧羊场在一个高山坡上,一条叫做“没有路”的泥泞道路增加了运输成本。许多人建议他先修路,但余启亮坚决拒绝:村里的路要修好才能修。到2018年底,该村所有九个村民小组都将与硬化的道路连接起来,这条道路将被视为已修复。

确诊后,余启亮每天都需要按时吃药,但他工作的时候经常忘记吃药。他的妻子李广群每天早上起床,煮中药并把它装进袋子里,然后把西药一个一个地分成6片,放进口袋里。在村委会吃午饭的时候,有几次有人说:我们吃了他的药。余启亮笑着说:我吃了安心药!

事实上,当他在这里时,每个人都会感到轻松。一天六颗安心丸不仅能平复他的心,还能平复群众的心。

不幸的是,他没有粉碎雷兽山的坚强脊梁。

在许多因病返贫的家庭中,不幸就像一个巨浪,在无形的海底捕捉幸福。就余启亮而言,父子的疾病并没有压垮这个家庭。他经常告诉人们:我是共产主义者,如果我精神不佳,我就无法治愈整个村庄的贫困。

2019年1月,余启亮出席了新华社举办的“中国互联网事务2018年感动”颁奖仪式。仪式的第二天,他捂住嘴,流了血。这时他已经停止服药,止痛药也失去了作用。然而,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他记得的是,村里的路灯安装不正确,卫生设施不完善,果园的劳动工资也不完善。

他的妻子李光群强烈反对他在北京领奖,但他知道他想为在北京修建雷兽山赢得更多的支持,所以他没有坚持,一路陪着他去了北京。

这个瘦小的女人是家庭的真正支柱。早在她在铜仁市开火锅店的时候,她就已经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她的丈夫和儿子一个接一个地生病了。她的丈夫决心把生命的最后一缕热量注入他的家乡雷兽山。李光群留下了“老板娘”的身份,帮助余启亮养家。

2015年,他的儿子因长期治疗无效而患肺气肿,基本上失去了劳动力。起初,李光群想带他的儿子出去治疗。没想到,他的丈夫也患了更严重的肺癌。面对丈夫的坚持,李光群要求有人开车送儿子回雷兽山。在养羊的时候,她照顾她的父亲和儿子。今年卖出了70只羊,只有50只看着越来越少的羊,李光群变得越来越绝望,有时会悄悄地流泪。余启亮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除了抚摸妻子的脸,他坚定地说:“我总有一天能做这件事,或者我总有一天会做这件事。”

今天,余启亮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的妻子每天都打他来减轻疼痛。尽管村里的事务主要由年轻的村委会主任杨凡主持,余启亮仍然需要定期了解工作进展,并提出意见和建议。

”杨凡是村里最成功的在外面工作的年轻人。他做了很多工作让自己重新成为村长。我很欣慰他公正而认真地完成了他的工作。”谈到杨凡,余启亮仍然认为村里的年轻人回来得少,希望更多的人回来推动发展。

说起第十二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余启亮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雷兽山村发展的沉重负担。他利用所有可用的时间告诉杨凡他的经历和想法,希望他们能一个接一个地跟进,做得比另一个更好。

现在,余启亮去工地和基地的时间更少了,更多的人来看他。余启亮总是对人们说:“值得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