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跌至8年最低 “二师兄”到底肿么了?

3月30日,北京新发地市场白猪(脂肪)批发价徘徊在每公斤5.5元,而2017年同期,白猪价格接近10元。

根据机构估计,2017年猪肉价格将使消费者物价指数下降0.2%以上。进入2018年,猪肉价格仍在下降。3月底,瘦肉型猪的全国平均价格跌至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根据许多专家的判断,尽管疲软在未来几天开始好转,但猪肉价格今年可能不会明显回升。

猪肉价格与消费物价指数有很强的正相关关系。后者曾被称为“中国猪指数”。尽管这一说法源于“飞猪”和通货膨胀的特殊时期,但“猪周期”与宏观经济形势的高度重合使得猪肉价格成为经济学家在预测消费物价指数和未来货币政策过程中的重要参考。

郭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卞全水在接受《经济观察》采访时表示,消费者物价指数和货币政策可以从猪肉价格中预测出来。从历史上看,通过观察“猪周期”来判断消费物价指数趋势相对有效,但这一指标在过去一年中有些无效。由于猪肉价格处于低点,波动性有所下降,消费者物价指数现在可以通过猪肉价格的变化来预测,猪肉价格已经大幅下降。

bian spring提到的“显着下降”来自于中国“猪周期”时间边界的不断调整。正常的养猪周期始于2003年。迄今为止,中国已经经历了三个完整的养猪周期。不同之处在于这三个周期的长度分别是三年、四年和五年。从2015年3月至今的第四个周期刚刚从盈利点变为亏损点。根据历史规律,猪肉价格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大幅上涨。尽管猪肉价格在消费物价指数中占有重要地位,但疲软的价格使其无法成为支撑消费物价指数的驱动力。

Hu Glacier,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认为本轮生猪价格下跌最大的问题是规模化养猪过程中的大跃进。政府鼓励、资本进入和环境保护政策调整相结合,导致本轮猪肉价格结构性下跌,影响了猪肉的价格轴心。

一名经纪人分析师告诉《经济观察报》,如果2018年生猪价格继续下跌,对消费者物价指数的拖累仍将更大。如果2017年的平均价格同比为零,对消费物价指数的影响将为0.2-0.3个百分点。

这位分析师认为,集中生产决定了“生猪周期”更长,生猪价格波动幅度更窄、更稳定。因此,本轮生猪价格不会停止下跌或大幅波动,也就是说,通胀不会因生猪价格飙升而大幅上升。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猪肉价格趋势未来可能相对稳定。猪肉价格自今年以来已经基本正常化。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年猪肉价格仍然不是消费者物价指数起伏的主要驱动力。消费者物价指数今年可能会略有上升。主要驱动力可能包括国内服务价格,包括生产者价格指数向消费者价格指数的传导等因素。

猪肉价格正接近价格轴心

每年春节过后,猪肉需求都处于低迷状态,“年年上涨”的心态也让农民重视即将到来的清明节。然而,本轮价格下跌背后的内生驱动力似乎追踪了更多因素。

Hu Glacier认为,短期市场供需只是价格的一个方面,本轮育种和生产扩张必须进行洗牌。从2016年底开始,玉米库存的消除、大规模育种的提议、环境保护政策和食品安全限制将共同推动市场扩大和规划农场。它还包括在整个生猪养殖转移到东北后对限制区和禁区的行政清理。除了供大于求的循环之外,本轮价格变动的核心因素是大规模扩张过程中投资的大跃进所带来的生产能力的急剧扩张。近年来,特别是在过去的12个月里,猪肉的整体生产能力扩大得更快

Soho.com首席分析师冯永辉认为猪肉价格是一幅地图,对猪肉周期的判断取决于生产能力。

在冯永辉看来,猪周期始于2003年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需求传递和供给对调整生产结构更加敏感。具体来说,第一次养猪周期是从2003年到2006年,只有三年。第二次养猪周期从2006年延长到2010年的四年。第三个周期是从2010年到2015年,持续五年。当前第四轮养猪周期从2015年3月开始。它刚刚完成盈利并计入亏损。也就是说,直到损失期结束,猪的周期才会结束。

冯永辉认为,在第三个养猪周期中,要消除过剩的生产能力,然后完成养猪周期,需要三年的损失。目前,第四个猪周期的盈利期接近三年,保守地说,如果遵循上一个周期的周期,当前的猪周期可能长达六年。

这也削弱了猪肉价格的波动。回顾2017年猪肉价格变化的趋势,我们可以看到,除了春节初的需求刺激外,这一趋势大致是“无休止地下降”,略有反弹,再次震荡下跌,季节性刺激回升后又向前震荡。据该机构估计,最终结果是猪肉价格将在2017年下降约8%。

今年3月底,瘦肉型猪的全国平均屠宰价格达到了2010年6月以来近八年来的最低水平。虽然此后略有反弹,但只有东北和华北反弹,而南部和西南地区总体波动不大。

胡冰川认为本轮猪肉价格是结构性下跌,影响了猪肉的价格轴心。随着生产成本轴线的变化,如果猪肉价格过去的波动在10元左右,未来的波动可能在8元左右。

这意味着当市场问“二哥怎么了”时,它不再依赖节日带来的强劲需求。因为猪的价格是由供求决定的,所以供给起主导作用,需求起次要作用。冯永辉认为,猪肉价格和消费物价指数(或宏观经济)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种投入类型。换句话说,整个社会的货币供应量太大,社会经济发展的增长率非常明显。居民对猪肉的消费和普通人对猪肉的需求可能有相对更大的增长空间,这将推高猪肉价格。

冯永辉说,因为生猪市场更像一个自由市场,所以对宏观经济更加敏感。从这个角度来看,猪肉价格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宏观经济和消费物价指数的变化。这并不是因为猪肉价格推高了消费物价指数,而是因为整个社会的经济正在改善,国内消费也在好转,这反映在猪肉价格上。

然而,从统计数字来看,猪肉价格的变化会导致消费物价指数的变化,而消费物价指数的变化对猪肉价格没有重大影响。

消费物价指数权重变化

目前,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消费物价指数统计数据共构成八大类,即食品、烟草、服装、日用品、医疗保健、交通通讯、娱乐教育、住房等用品。

在这一轮消费物价指数统计结构中,食物的重量减少了。然而,在2011年开始使用的重量组成中,食物的比例可以达到30%。一些研究认为猪肉可能占到所有消费物价指数商品的10%,但是国家统计局的官员说这个数字只有3%。尽管如此,猪肉作为一种单一商品,其价格对整体消费物价指数有很大影响。

以猪肉价格波动最明显的年份为例。猪肉价格在2007年飙升,2008年先涨后跌,2009年徘徊在谷底,2010-2011年再次飙升,2012年再次下跌,2013年稳步上涨,2014年下半年继续下跌。近年来,消费物价指数趋势与此极为一致。消费者物价指数产生了一个名字“中国猪指数”。

张明在接受《经济观察》采访时说,过去,中国的消费物价指数增长确实是由猪肉增长驱动的。还可以看出,猪肉波动幅度总是大于食品,食品总是大于消费物价指数,价格往往高于消费物价指数波动。自去年年初以来,猪肉价格确实下降较快,这实际上是消费者物价指数下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人们很容易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即统计消费物价指数的组成和权重也在不断变化。2016年,国家统计局降低了食品价格的比重,增加了服务价格的比重。原因是,随着消费升级步伐的加快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以服务为基础的非食品价格在推动消费物价指数方面的作用逐渐加大。

然而,猪肉价格对消费物价指数的影响不应低估。一家证券公司的分析师认为,“猪肉在消费者物价指数中所占的比例并不高。但即使权重为1%,如果价格同比波动10%或20%以上,也将明显反映消费者物价指数的变化。”

根据行业分析师的说法,削弱猪肉价格短期影响的真正因素可能是中国畜牧业或养猪业的结构性变化。在这一轮大规模农场中,生猪的增长远远超过个体农民的原始存量。此外,从“南猪北”到东北的生猪生产能力已基本形成,并处于上升阶段。相反,前一个猪周期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特别是在2008年和2009年,当时宏观经济对猪肉价格产生了巨大影响,因为当时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导致了整个价格轴心的上升。

Hu Glacier,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认为本轮猪肉价格下跌不同于前几个阶段。过去,猪肉价格是货币的外生表现和货币带来的通货膨胀表现。然而,这一轮主要受行业本身的影响,几乎没有货币因素。正确的逻辑应该是,在价格和补贴分离之后,当上游饲料成本符合国际标准时,它将是盈利的。此外,政府将改变畜牧业发展的思路,包括环境评估。最终结果是扩大规模,促进技术进步,降低生产成本,然后增加需求因素,导致猪肉价格下降。猪肉价格的下降最终反映在消费者物价指数上,这有降低消费者物价指数的作用。然而,目前消费物价指数的下降是由产业政策造成的,而不是宏观经济衰退造成的。

郭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卞全水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猪肉价格与消费者物价指数之间的相关性当然是真实的,但严格来说,这不能称为因果关系。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收入或消费的变化。基本上,猪肉价格和消费物价指数是部分和全部相关的。中国目前处于短期经济周期的底部,未来可能会缓慢上升。经济周期将推动猪肉消费,这将在未来推高猪肉价格。

花花美食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