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睡五星级酒店也睡不好?左脑警戒,右脑休息才是“认床”的原因

00: 14: 31周阿姨

本文发表于《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18期,原题《人为什么会认床?》,严禁转载,侵权将予以调查

许多通常睡不好的人每次去酒店睡觉时睡不好觉。中国人通常称这种现象为“识别床”。这个论点有一些道理。不过,现在那些四星级酒店的床铺都非常好,甚至比自己的床还要好,为什么不睡不好?或者再问一个问题,床的哪个方面会让人“认识”?

科学家认为,“识别床”不仅仅是对新床的厌恶,而是一种更为普遍的现象,其心理学称为“第一夜效应”。从这个词可以看出,心理学家并不认为酒店的床是真正的原因,至少不是唯一的原因。人们睡不好的真正原因是他们不适应不熟悉的环境,这种不适往往只在第一天晚上出现,并在第二天晚上消失。

早在1966年,美国科学家就研究过这个问题,但当时的实验技术是有限的,未能得出任何可靠的结论。半个世纪之后,美国布朗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Yuka Sasaki博士和由她领导的研究小组终于用更先进的仪器解决了这个谜团。

研究人员招募了35名正常睡眠的志愿者,让他们在实验室不熟悉的环境中睡几次。在睡眠过程中,研究人员使用脑磁图,结构磁共振成像和多通道睡眠记录仪对志愿者的脑波活动和相应的肌肉运动进行详细测量。在测量慢波活动(1~4 Hz)时,因为这个波长是目前衡量睡眠深度的最佳指标,它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指标。

结果显示志愿者的两个半球在实验室睡眠的第一个晚上表现出相反的状态。右半球的慢波指数是正常的,表明右半球已成功进入深度睡眠,但左半球的慢波活动更加活跃,表明左半球尚未进入真正的深度睡眠状态。更有意思的是,这种现象在第二天晚上消失了,这表明左半球是“第一夜效应”的罪魁祸首。

研究人员在2016年4月21日发表的期刊《当代生物学》(当前生物学)上写下了该研究的结果。作者认为,这一结果表明,人类大脑可能采用与左右脑相同的方式。陌生环境中鸟类和哺乳动物的一部分。这种方法可以让动物更好地避免捕食者夜间偷袭,特别是对于自卫能力不足的动物,如海豚。海上没有障碍物。海豚只能凭借自己的速度逃脱鲨鱼的攻击。如果海豚在睡觉时找不到及时接近的鲨鱼,就会导致灾难。

人类的状况与海豚非常相似,我们的祖先需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保持警惕。为了证明这种改变人类大脑的睡眠模式真的是为了警惕,科学家们还专门测量了志愿者对声音刺激的反应。具体来说,研究人员在志愿者睡觉时不停地播放低频声音,每秒响一次,让志愿者熟悉声音并安静地睡在声音中。然后研究人员刻意插入了几个高频音节,发现活跃的左半球响应了这种异常的声音。脑电波不仅异常,而且志愿者经常被唤醒。然而,志愿者大脑的右半球没有反应,从始至终都处于沉睡状态。

为什么左脑而不是右脑醒来?研究人员没有给出答案。事实上,这项研究只为每位志愿者进行了90分钟的测量。也许它会在半夜改变,让左脑休息,右脑负责警报,就像海豚一样。

本文发表于《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18期,原题《人为什么会认床?》,严禁转载,侵权将予以调查

许多通常睡不好的人每次去酒店睡觉时睡不好觉。中国人通常称这种现象为“识别床”。这个论点有一些道理。不过,现在那些四星级酒店的床铺都非常好,甚至比自己的床还要好,为什么不睡不好?或者再问一个问题,床的哪个方面会让人“认识”?

科学家认为,“识别床”不仅仅是对新床的厌恶,而是一种更为普遍的现象,其心理学称为“第一夜效应”。从这个词可以看出,心理学家并不认为酒店的床是真正的原因,至少不是唯一的原因。人们睡不好的真正原因是他们不适应不熟悉的环境,这种不适往往只在第一天晚上出现,并在第二天晚上消失。

早在1966年,美国科学家就研究过这个问题,但当时的实验技术是有限的,未能得出任何可靠的结论。半个世纪之后,美国布朗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Yuka Sasaki博士和由她领导的研究小组终于用更先进的仪器解决了这个谜团。

研究人员招募了35名正常睡眠的志愿者,让他们在实验室不熟悉的环境中睡几次。在睡眠过程中,研究人员使用脑磁图,结构磁共振成像和多通道睡眠记录仪对志愿者的脑波活动和相应的肌肉运动进行详细测量。在测量慢波活动(1~4 Hz)时,因为这个波长是目前衡量睡眠深度的最佳指标,它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指标。

结果显示志愿者的两个半球在实验室睡眠的第一个晚上表现出相反的状态。右半球的慢波指数是正常的,表明右半球已成功进入深度睡眠,但左半球的慢波活动更加活跃,表明左半球尚未进入真正的深度睡眠状态。更有意思的是,这种现象在第二天晚上消失了,这表明左半球是“第一夜效应”的罪魁祸首。

研究人员在2016年4月21日发表的期刊《当代生物学》(当前生物学)上写下了该研究的结果。作者认为,这一结果表明,人类大脑可能采用与左右脑相同的方式。陌生环境中鸟类和哺乳动物的一部分。这种方法可以让动物更好地避免捕食者夜间偷袭,特别是对于自卫能力不足的动物,如海豚。海上没有障碍物。海豚只能凭借自己的速度逃脱鲨鱼的攻击。如果海豚在睡觉时找不到及时接近的鲨鱼,就会导致灾难。

人类的状况与海豚非常相似,我们的祖先需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保持警惕。为了证明这种改变人类大脑的睡眠模式真的是为了警惕,科学家们还专门测量了志愿者对声音刺激的反应。具体来说,研究人员在志愿者睡觉时不停地播放低频声音,每秒响一次,让志愿者熟悉声音并安静地睡在声音中。然后研究人员刻意插入了几个高频音节,发现活跃的左半球响应了这种异常的声音。脑电波不仅异常,而且志愿者经常被唤醒。然而,志愿者大脑的右半球没有反应,从始至终都处于沉睡状态。

为什么左脑而不是右脑醒来?研究人员没有给出答案。事实上,这项研究只为每位志愿者进行了90分钟的测量。也许它会在半夜改变,让左脑休息,右脑负责警报,就像海豚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