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增长趋势的政策建议

政策建议扭转住宅部门杠杆率的快速增长

在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住宅部门的杠杆化趋势仍在继续,特别是住房贷款压力不断增加,相关的债务风险逐渐积累。为了扭转住宅部门杠杆率的快速增长,这不是一次性举措。建议采用“降低杠杆率增长率和之后杠杆率降低水平”的去杠杆化策略。

智库透视

徐文钊

近年来,中国的去杠杆化进程取得了初步成效,宏观杠杆过度增长的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 2018年,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自2011年以来首次下降。在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住宅部门的杠杆化趋势仍在继续,尤其是住房贷款压力正在增加,相关的债务风险正在逐步积累。自2018年以来,住宅部门的债务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例如,短期消费贷款的快速增长和居民跨地区债务的平等杠杆必须高度警惕。新的存款和贷款的负差距急剧缩小值得进一步观察。当然,扭转住宅部门杠杆率的快速增长并非一次性举措。建议采用“降低杠杆率增长率和之后杠杆率降低水平”的去杠杆化策略。

住宅领域的杠杆化趋势将持续到2018年

在纵向比较中,杠杆率和债务水平仍在上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数据,中国居民部门的杠杆比率(按当年家庭部门信贷余额占GDP的比例衡量)从2017年的48.4%上升至2018年的51.5%(由于2018年的最新数据)本季度,如果没有特别说明,则代表2018年的整体情况,相关比率计算根据年率进行相应调整。年率增长了4.1个百分点,近年来快速增长的增长势头继续保持。同期,居民部门的债务累计达到45.6万亿元。特别是,2018年金融机构居民部门新增贷款额创历史新高,增加7.4万亿元,连续两年超过7万亿元大关。

横向比较,中国继续增加杠杆。在2018年,去杠杆化是各国居民部门的总体趋势。全球住宅市场的杠杆率为59.2%,比上年下降3.6个百分点。除了发达经济体持续去杠杆化之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杠杆率也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首次下降,比上年下降1.7个百分点。虽然中国住宅市场的绝对杠杆水平在44个样本经济体中排名第26位,但其水平略低,但杠杆趋势明显。它在2017年超过爱尔兰,并在2018年超过奥地利。德国也有1.2个百分点的差距,目前正以此速度增长,预计将在2019年超过德国。

抵押贷款压力仍在增加。目前,住房贷款构成了中国住宅部门的主要债务形式,住房贷款的分配基本上决定了住宅部门的杠杆水平。 2018年,家庭部门的住房贷款余额分别占家庭可支配收入(73.6%)和家庭储蓄(40.5%)的70%和40%。这表明债务的积累快于家庭收入和储蓄的增长,居民偿还抵押贷款的压力并未得到缓解。按债务偿还本年偿还债务的本金和利息比例计算,2018年的还本付息率增加至10.9%。该值高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值为9.8%)。偿债率为6.6%,其对住宅部门整体还本付息率的贡献超过60%。

住宅部门债务变动的三个新现象

短期消费贷款增长迅速。自2017年以来,住宅部门的短期消费贷款突然猛增,超过了同期住房贷款的增长率。在2018年,这种趋势仍在继续。住宅部门短期消费贷款达到近2万亿元,连续两年创历史新高,短期消费贷款余额8.8万亿元,同比增长29.3%,增速更快比同期住房贷款增长率高。 12.2个百分点。然而,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同比增速继续放缓,近年来首次低于10%。这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目前房屋购买的增加推翻了一些家庭的消费能力,而是使用短期消费贷款来维持消费水平,或者规避抵押贷款首付比例。

区域债务杠杆比率的趋同是显而易见的。从区域分布的角度来看,近年来,居民部门的债务杠杆比率有两个趋同特征。首先,经济发展水平越高,住宅部门的杠杆率越高。上海和北京的杠杆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中西部省份的杠杆率基本上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第二,经济发展水平越低,住宅部门的贷款增长就越快。例如,在海南,广西等地,2018年居民部门的贷款增长率超过20%,而上海和北京的贷款增长率则低于15%。可以看出,每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不仅决定了其居民部门的债务水平,还影响了未来债务的演变。结合当前现实,发达地区住宅部门的债务加杠杆空间变得相对有限,欠发达地区住宅部门的债务正在迅速积累,两者的杠杆率趋于汇合。

新存款和贷款的负差距已大幅缩小。所谓负差距是指年度新存款减去新贷款之间的差额。如果差异为负,则称为负差距,表明当年新增存款低于同期新增贷款。 2018年,住宅部门金融机构新增存款余额7.2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增加2.6万亿元,特别是2017年新增贷款负增长2.5万亿元它已大大减少到1600亿元。相比之下,2018年居民,非金融公司和政府部门新增存款总额同比减少1100亿元,与新增贷款的负差距高达2.8万亿元。原因主要是房地产调控政策收紧。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全国房地产调控时间已达到405次,比上年大幅增长近80%。正是由于监管政策和其他因素的影响,居民购买房屋的意愿下降了。表现突出的是居民部门的定期存款大幅增加。年增长率从2017年的3万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5.4万亿元,增长2.4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当然,这种趋势仍有待进一步观察,尚未排除新的存款和贷款的负差距将再次扩大。

政策建议

这段时间被推迟了很长时间,然后对经济产生了长期影响。相反,它积极响应迹象和趋势的问题,以便在问题发生之前预防。对片等进行逆循环调节。二是规范金融机构的信贷活动,优化信贷结构。以住房贷款为例,一方面,我们利用个人信用信息系统有效开展信贷工作,防止“首付”和“现金贷款”等违法行为,严格限制投资炒作和过度投资现象。依靠高杠杆的借贷;在制定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如首次住房贷款利率等)方面,信贷资源将优先用于满足首次购房,自住房和其他购房群体。

地方政府和房地产业主管部门必须坚持“房屋用于生活,不投机”的定位要求,建立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价格稳定稳定,房价稳定,预期稳定。坚决预防和化解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一是进一步巩固地方调控房地产市场稳定的主要责任。按照“城市规划和分类战略”的原则,具体落实了地方政府稳定住房价格和控制租金的具体责任。通过建立房地产市场评估和监测预警系统,有效开展了地方房地产调控工作评估和评估机制。二是有针对性地增加住房和土地的有效供给。根据供需形势,科学制定年度住房用地供应计划,保持合理稳定的住房用地供应规模,有效提高低,中,小型普通商品住房供应比例,建立住房价格和土地价格的联动机制,以防止土地价格提高房价。三是加强舆论引导和预期管理。建立科学的监测体系,加快建立基于大数据的全国房地产市场监测体系,为分析和判断房地产市场形势,实施有效监管,引导舆论,稳定市场预期提供技术支撑。

00: 00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政策建议扭转住宅部门杠杆率的快速增长

在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住宅部门的杠杆化趋势仍在继续,特别是住房贷款压力不断增加,相关的债务风险逐渐积累。为了扭转住宅部门杠杆率的快速增长,这不是一次性举措。建议采用“降低杠杆率增长率和之后杠杆率降低水平”的去杠杆化策略。

智库透视

徐文钊

近年来,中国的去杠杆化进程取得了初步成效,宏观杠杆过度增长的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 2018年,实体经济部门的杠杆率自2011年以来首次下降。在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住宅部门的杠杆化趋势仍在继续,尤其是住房贷款压力正在增加,相关的债务风险正在逐步积累。自2018年以来,住宅部门的债务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例如,短期消费贷款的快速增长和居民跨地区债务的平等杠杆必须高度警惕。新的存款和贷款的负差距急剧缩小值得进一步观察。当然,扭转住宅部门杠杆率的快速增长并非一次性举措。建议采用“降低杠杆率增长率和之后杠杆率降低水平”的去杠杆化策略。

住宅领域的杠杆化趋势将持续到2018年

在纵向比较中,杠杆率和债务水平仍在上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数据,中国居民部门的杠杆比率(按当年家庭部门信贷余额占GDP的比例衡量)从2017年的48.4%上升至2018年的51.5%(由于2018年的最新数据)本季度,如果没有特别说明,则代表2018年的整体情况,相关比率计算根据年率进行相应调整。年率增长了4.1个百分点,近年来快速增长的增长势头继续保持。同期,居民部门的债务累计达到45.6万亿元。特别是,2018年金融机构居民部门新增贷款额创历史新高,增加7.4万亿元,连续两年超过7万亿元大关。

横向比较,中国仍在增加杠杆率。在2018年,去杠杆化是所有国家住宅部门的总趋势。全球住宅市场的杠杆率为59.2%,比上年低3.6个百分点。除了发达经济体继续去杠杆化之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杠杆率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首次下降,比去年下降1.7个百分点。虽然中国家庭部门的绝对水平在44个样本经济体中排名第26位,属于中下层,但杠杆率趋势明显。它在2017年超过爱尔兰,在2018年超过奥地利。目前,德国与前者的差距仅为1.2个百分点。预计2019年将以目前的速度增长。这一年将超过德国。

贷款压力仍在增加。目前,住房贷款构成了中国住宅部门的主要债务形式,住房贷款的分配也基本决定了住宅部门的杠杆水平。 2018年,住房贷款余额占家庭可支配收入(73.6%)和家庭储蓄(40.5%)的比例分别超过70%和40%。这表明,债务积累的速度快于家庭收入和储蓄的增长速度,家庭偿还抵押贷款的压力并未缓解。就本年度住宅部门的本金和利息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而言,2018年的偿债率增加到10.9%,高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值是9.8%),而住房贷款的偿债率为6.6%,其对住宅部门整体偿债率的贡献率超过60%。

居民部门债务变化的三个新现象

短期消费贷款增长迅速。自2017年以来,住宅部门的短期消费贷款突然猛增,超过了同期住房贷款的增长率。在2018年,这种趋势仍在继续。住宅部门短期消费贷款达到近2万亿元,连续两年创历史新高,短期消费贷款余额8.8万亿元,同比增长29.3%,增速更快比同期住房贷款增长率高。 12.2个百分点。然而,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同比增速继续放缓,近年来首次低于10%。这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目前房屋购买的增加推翻了一些家庭的消费能力,而是使用短期消费贷款来维持消费水平,或者规避抵押贷款首付比例。

区域债务杠杆比率的趋同是显而易见的。从区域分布的角度来看,近年来,居民部门的债务杠杆比率有两个趋同特征。首先,经济发展水平越高,住宅部门的杠杆率越高。上海和北京的杠杆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中西部省份的杠杆率基本上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第二,经济发展水平越低,住宅部门的贷款增长就越快。例如,在海南,广西等地,2018年居民部门的贷款增长率超过20%,而上海和北京的贷款增长率则低于15%。可以看出,每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不仅决定了其居民部门的债务水平,还影响了未来债务的演变。结合当前现实,发达地区住宅部门的债务加杠杆空间变得相对有限,欠发达地区住宅部门的债务正在迅速积累,两者的杠杆率趋于汇合。

新存款和贷款的负差距已大幅缩小。所谓负差距是指年度新存款减去新贷款之间的差额。如果差异为负,则称为负差距,表明当年新增存款低于同期新增贷款。 2018年,住宅部门金融机构新增存款余额7.2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增加2.6万亿元,特别是2017年新增贷款负增长2.5万亿元它已大大减少到1600亿元。相比之下,2018年居民,非金融公司和政府部门新增存款总额同比减少1100亿元,与新增贷款的负差距高达2.8万亿元。原因主要是房地产调控政策收紧。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全国房地产调控时间已达到405次,比上年大幅增长近80%。正是由于监管政策和其他因素的影响,居民购买房屋的意愿下降了。表现突出的是居民部门的定期存款大幅增加。年增长率从2017年的3万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5.4万亿元,增长2.4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当然,这种趋势仍有待进一步观察,尚未排除新的存款和贷款的负差距将再次扩大。

政策建议

这段时间被推迟了很长时间,然后对经济产生了长期影响。相反,它积极响应迹象和趋势的问题,以便在问题发生之前预防。对片等进行逆循环调节。二是规范金融机构的信贷活动,优化信贷结构。以住房贷款为例,一方面,我们利用个人信用信息系统有效开展信贷工作,防止“首付”和“现金贷款”等违法行为,严格限制投资炒作和过度投资现象。依靠高杠杆的借贷;在制定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如首次住房贷款利率等)方面,信贷资源将优先用于满足首次购房,自住房和其他购房群体。

地方政府和房地产业主管部门必须坚持“房屋用于生活,不投机”的定位要求,建立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价格稳定稳定,房价稳定,预期稳定。坚决预防和化解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一是进一步巩固地方调控房地产市场稳定的主要责任。按照“城市规划和分类战略”的原则,具体落实了地方政府稳定住房价格和控制租金的具体责任。通过建立房地产市场评估和监测预警系统,有效开展了地方房地产调控工作评估和评估机制。二是有针对性地增加住房和土地的有效供给。根据供需形势,科学制定年度住房用地供应计划,保持合理稳定的住房用地供应规模,有效提高低,中,小型普通商品住房供应比例,建立住房价格和土地价格的联动机制,以防止土地价格提高房价。三是加强舆论引导和预期管理。建立科学的监测体系,加快建立基于大数据的全国房地产市场监测体系,为分析和判断房地产市场形势,实施有效监管,引导舆论,稳定市场预期提供技术支撑。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杠杆率

居民

杠杆

贷款

债务

阅读()

http://weather.domyweb.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