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死欲与声之旋律

被黑暗笼罩着,她独自一人来到屋顶,她身边的凉风吹过她。她把手移到额头上,然后慢慢地走到建筑物的一侧,张开双手,全力以赴。跳到下面。

此刻,她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那就是死亡。

最重要的是结束

最重要的是结束,故事需要结束,一本书需要结束,一部电影需要结束,一朵花需要枯萎,这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她的身体不断地随着她的风一起飘落,就像这样的生活,虽然摇曳散发着一种活力,但它一直期待着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到期待。

星星躲在云端,城市里面都是烟雾,对吧!这里没有星空,只剩下霓虹灯和高层建筑。这是由愚蠢的人建造的笼子。

“我要死了?这很好。”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楼下的汽车来去匆匆,井然有序,就像森林里的蚂蚁一样。午夜的灯仍然散发出耀眼的色彩。就在这时,她的身体掉了下来,红色的血液在地上蔓延开来,就像植物的触须正在寻找附着物。

上帝在这个时候问过,有人在寻找可以从出生时就能附着的东西吗?就像荆棘树中独一无二的荆棘鸟一样,即使你死了,也必须附上棘手的树。

你是谁?

人们在葬礼上举行盛大的葬礼,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哀悼,并说他们可以去天堂的甜言蜜语。从她去世的那一刻起,她就不知道她去过哪里了。她的灵魂漂浮在空中,在空中。是她,她在海洋中,她在城市的屋顶。

河流。

在另一个空间里,她看着她长久相爱的亲戚,同学和男孩。就在这时,她莫名地泪流满面。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她在哭她的选择,哭泣她的亲人,或哭泣。心里忧郁,哭着哭,她不明白,她只是感到很孤单。

天空在下雨,逐渐变得越来越大,逐渐变小,就像所有戏剧都是前奏一样,有一个高潮,应该是一样的,她的生活也不例外。

“这是什么?这不是说人们会在死后看到他们的生命吗?”

“这是哪里?为什么这么孤独?”

“这是哪里?看看我看到了什么。”

也许这只是一丝分心,也许什么都没有,我们只知道有一天有一种声音传播到我们的脑海中。

虚幻的音乐

我们称之为幻听。

九神荆楚

0.4

2019.08.12 20: 49

字数838

被黑暗笼罩着,她独自一人来到屋顶,她身边的凉风吹过她。她把手移到额头上,然后慢慢地走到建筑物的一侧,张开双手,全力以赴。跳到下面。

此刻,她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那就是死亡。

最重要的是结束

最重要的是结束,故事需要结束,一本书需要结束,一部电影需要结束,一朵花需要枯萎,这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就像这样的生命一样,她的身体随着风一直在堕落,虽然它充满活力,但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期待着它的结束。

星星隐藏在云层和城市的阴霾中,对吧!没有星空,只有霓虹灯和高层建筑,这些都是由愚蠢的人建造的笼子。

“我会死吗?那很好。”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楼下,汽车来去匆匆,井然有序,像森林里的蚂蚁。午夜的灯光仍然闪耀着绚丽的色彩。那一刻,她的身体摔倒了,红色的血液在地上蔓延开来,就像植物的触须正在寻找可以依附的东西一样。

在这个时候上帝问道,人们有可能从出生开始寻找依赖的东西吗?就像刺穿荆棘树的独特荆棘鸟一样,即使它死了,它也必须紧贴着棘手的树。

请问您是?

人们在葬礼上举行盛大的葬礼,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悼念衣服,说出可以上天堂的甜言蜜语,但从她去世那一刻起,她就没有去任何地方。她的灵魂漂浮在空中,在海中,在城市的屋顶上,她。

是!她无处可去,出生在这个城市,并在这个城市去世。她已经与这个城市融为一体,并已成为陆地,空中和河流。

在另一个空间里,她看着她熟悉的亲戚,同学和男孩,他们已经秘密地爱了很长时间。就在这时,她莫名地流下了眼泪。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她为她的选择而哭泣,因为她的亲戚离开,或者为了她内心的悲伤,她哭着哭。她不明白她只是感到孤独。

天空开始下雨,变得越来越大,就像所有有序的窗帘,高潮和窗帘的戏剧一样,她的生活也不例外。

“这是什么?这不是说人们会在死后看到他们的生命吗?”

“这是哪里?为什么这么孤独?”

“这是哪里?看看我看到了什么。”

也许这只是一丝分心,也许什么都没有,我们只知道有一天有一种声音传播到我们的脑海中。

虚幻的音乐

我们称之为幻听。

被黑暗笼罩着,她独自一人来到屋顶,她身边的凉风吹过她。她把手移到额头上,然后慢慢地走到建筑物的一侧,张开双手,全力以赴。跳到下面。

此刻,她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那就是死亡。

最重要的是结束

最重要的是结束,故事需要结束,一本书需要结束,一部电影需要结束,一朵花需要枯萎,这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她的身体不断地随着她的风一起飘落,就像这样的生活,虽然摇曳散发着一种活力,但它一直期待着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到期待。

星星躲在云端,城市里面都是烟雾,对吧!这里没有星空,只剩下霓虹灯和高层建筑。这是由愚蠢的人建造的笼子。

“我要死了?这很好。”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楼下的汽车来去匆匆,井然有序,就像森林里的蚂蚁一样。午夜的灯仍然散发出耀眼的色彩。就在这时,她的身体掉了下来,红色的血液在地上蔓延开来,就像植物的触须正在寻找附着物。

上帝在这个时候问过,有人在寻找可以从出生时就能附着的东西吗?就像荆棘树中独一无二的荆棘鸟一样,即使你死了,也必须附上棘手的树。

你是谁?

人们在葬礼上举行盛大的葬礼,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哀悼,并说他们可以去天堂的甜言蜜语。从她去世的那一刻起,她就不知道她去过哪里了。她的灵魂漂浮在空中,在空中。是她,她在海洋中,她在城市的屋顶。

河流。

在另一个空间里,她看着她长久相爱的亲戚,同学和男孩。就在这时,她莫名地泪流满面。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她在哭她的选择,哭泣她的亲人,或哭泣。心里忧郁,哭着哭,她不明白,她只是感到很孤单。

天空在下雨,逐渐变得越来越大,逐渐变小,就像所有戏剧都是前奏一样,有一个高潮,应该是一样的,她的生活也不例外。

“这是什么?这不是说人们会在死后看到他们的生命吗?”

“这是哪里?为什么这么孤独?”

“这是哪里?看看我看到了什么。”

也许这只是一丝分心,也许什么都没有,我们只知道有一天有一种声音传播到我们的脑海中。

虚幻的音乐

我们称之为幻听。

——